绿巨人德国急需修改能源转型计划2019iyiou

2019-05-14 18:52:38 来源: 莱芜信息港

“绿巨人”德国急需修改能源转型计划

对于缺少石油、天然气资源的德国来说,较低的化石能源自给率一直是德国人心中的痛。从战略意义上来说,增强和维持德国的竞争力,解决能源问题是德国历届政府的核心问题。

因此,德国希望自己能在绿色能源革命中成为全球个 绿巨人 ,为此,以总理默克尔为首的德国政府制定了雄心勃勃的Energiewende计划。打算用太阳能、风能以及其他可再生能源取代化石燃料,到2050年,德国80%的电力来自于绿色能源。

为了达到这个目标,德国政府当然不能听凭市场慢慢调节,而是制定了数额巨大的补贴刺激计划,从而使得这个 绿巨人计划 的成本变得十分高昂。

德国的野心面临现实挑战,光鲜的数字背后,是另一长串备受争议的数字,以至于6月17日,默克尔在德国工业年会上发表演讲时表示: 如果(我)9月份能继续连任总理,将缩减可再生能源的补贴金额,此举将减少消费者的成本。

与此同时,企业对绿色能源投入的削减,市场对石化能源的回归,使得原定的绿色计划十分尴尬。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德国 绿巨人 似乎显得过于超前,也太孤独了,如今不得不慢下来。

金钱铺就的新能源路

在德国,随处可见当地的房子像火柴盒一般排列整齐。不过,更引人注意的,是每家每户屋顶上的太阳能电池板。在明媚阳光下,这些电池板成了当地社区耀眼的标志。

依靠大额的补贴,昂贵的太阳能电池板覆盖了德国超过100万个家庭、农场和仓库。沿着高速公路,一大片风力涡轮机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山脊上,尤其是在多风的北部地区。

默克尔经常在公众场合自豪地说,德国 将是可再生能源新时代的开拓者 ,是 能够成为完成能源利用模式转型的个工业化国家 。

单从表面数据看,德国的能源转型无疑是成功的。过去20年内,其不仅将清洁能源在初级能源消费中的比例由1.2%提升到了18%,还将原油消费量降低了16%。

然而,快速转向的背后,是数字惊人的政府投入。

早在1999年1月,德国就在全国范围内实施 十万太阳能屋顶计划 ,德国联邦经济技术部为此提供了总共约4.6亿欧元的财政预算。2000年,德国政府颁布首部《可再生能源法》,在法律上为发展新能源提供了支持。

但是,经济上的挑战是棘手的。

根据公开数据显示,2013年,德国对清洁能源的财政直接补贴将达到180亿欧元,与之相关的各类政府支出占财政总支出的比例将达6%以上,清洁能源已经成为政府的沉重包袱。

作为新能源计划的推手,德国环境部长彼得 奥特梅尔目前尤为尴尬。他的绿色能源计划正在遭到许多环境保护主义的唾弃,并且受到来自行业的反对,他的举措被认为将推高经济成本。据德国媒体报道,默克尔为了在今年9月获得第二次连任,已经开始疏远彼得。柏林自由大学环境策略研究中心主任米兰达 西罗斯表示: 彼得 奥特梅尔要达成所希望的目标存在一定的难度。因为并不是每个人都站在他背后,对他的观点表示支持。

行业巨头打退堂鼓

德国急需修改能源转型计划。 6月5日,德国负盛名的西门子公司在柏林举行媒体发布会,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罗旭德公开表示。

罗旭德认为,德国目前制定的能源转型计划到2030年很难实现。补贴形成的高电价,不仅给个人用户和企业带来沉重的负担,也危及到德国的竞争力和工作岗位。同时,为了实现能源转型,填补德国弃核后的能源缺口,德国反过头来又增加使用火力发电厂发电,给碳排放带来压力。2012年,德国的碳排放上升了2%。

对此,罗旭德建议,能源转型计划应由目前的以发展可再生能源为中心,转为以减少碳排放为中心,大力发展高能效的天然气和蒸汽发电,以及德国占有优势的风能发电。

而早在今年3月,德国能源巨头意昂集团()和莱茵集团(RWE)宣布,因为债务问题,大量削减可再生能源的投资。这是意昂和莱茵自2009年以来,首次决定削减清洁能源领域的投入,砍掉的投资共计690亿欧元。

此外,同属德国四大电力公司的EnBW和Vattenfall,也放慢了可再生能源投资的节奏。

此举将大大影响默克尔2022年全面弃核、2050年风电装机翻三倍的能源战略。

德国工业联合会主席格里洛认为,能源转型将给德国经济带来巨大机遇,但当前的政治不作为和管理缺位隐藏着巨大风险。从政策层面看,德国政府亟须应对三大挑战:控制电价暴涨、制定长远规划和协调邻国关系。

转型还是继续

德国的新能源计划必须要调整,因为自2011年以来德国执行退出核能的战略,已经给政府带来很大的压力,德国绿色能源产业虽然看起来繁荣有序,但实际上依赖于政府在财政上的大力补贴才得以维系。 法国经济学家阿塔利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表示。

阿塔利认为,默克尔雄心勃勃地让德国降低对化石能源的依赖并逐步退出核能的目标,被视为其所推行的为重大的本土政策。但执行这一计划是一项庞大的工程,且意味着将采取不受德国能源行业和绿色游说组织欢迎的举措。而且,德国有其自身难以克服的条件,比如德国并不是太阳能资源十分丰富的国家、资源贫乏,德国还是第四大油气进口国。能源和石油问题一直都是德国难以绕过的核心问题,对德国的重要意义不言而喻。

目前,德国对于绿色能源的投入程度超过了同时代的实际发展水平,在目前欧洲整体经济不景气的背景之下,这种压力显得尤为明显。

与此同时,德国还受到很多外部力量的制约,例如美国天然气生产的快速发展,美国过剩的煤炭正在被运往欧洲,在英国和德国重新掀起了一阵疯狂使用煤炭的热潮。由于对价格低廉的煤的进口量不断增长,2012年德国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增加了近2% 这与之前长期下降的趋势形成了巨大反差。德国环境部长彼得 奥特梅尔明确表示,未来几十年,需要煤电站来确保能源供应。重新大力发展化石能源,这无疑对发展新能源建设是个讽刺。

美国科罗拉多大学波尔得分校的环境政策研究员Roger Pielke Jr说: 迄今为止,德国公众表现出极大的意愿来为这次转型买单,但这其中存在限制因素,尤其是在经济大环境变得更艰难的情况下。

也许正如罗旭德所说的那样: 单独一个国家和地区的能源转型是昂贵的,也会影响德国和欧洲的竞争力。 侯隽

2009年新余会务Pre-B轮企业
2012年温州会务战略投资企业
2009年呼和浩特体育战略投资企业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