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巢小说美腿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3:23:33 来源: 莱芜信息港

老王的女友要请他吃面,她是老王的第七个相亲对象,他管她叫小高,此次算是两人第二次见面了。当然,老王是不会真让她请客的,碍于男人的面子和绅士的尊严嘛,顶多她请客他付钱,而且这一次,基本上两人就算是确定了关系。  下午四点半,老王准时来到一家名为“美滋滋”的面馆,临进门他还抬了抬手腕,手表指针停在四点一刻的位置。算是一次约会吧,他想,总得给人家留下个好印象。  “抱歉,抱歉,让你久等了。”  “没关系,我也刚到,知道你们搞研究的人讲究这些,我怕迟到,就早来了会儿。”  老王边听着,脸上已显出三分不自然来。  大概小高也已看出来,她便撇下那个话题,招了招手,不大会功夫,一对长腿便在老王的身边停下了,他没有转头。小高让老王选自己喜欢的面,老王的心思本不在面上,以前也不很经常吃这东西,因而对小高道:“你点吧,我要一份和你一样的就可以了。”  小高也不客气,要了两碗兰州拉面,另外点了几样小菜。  之后,小高就开始大谈这面的好处与美味来,说她吃了十几年,依然没有厌烦,等一会儿一定让老王开开口福。老王除了点头和恩啊之类,只是扮演了听众的角色,他也知道这样不好,可实在不知该找些什么话说。  服务生端了面来,接着把菜摆上,转身走了。老王尝了一口,实在没吃出什么特别的好处来,抬头吭哧半天,依然赞了一个“好”字。  小高似乎无意的问了一句:“那服务生的身材怎样?”  老王一口面噎在嘴里,不知她是何意,好半天没张口,忽而一口将面吞下去。小高见状却接着说:“你看她的腿,算得上是××了吧?”  老王不知该赞同还是反对,好像怎样说都显得很虚伪。可小高好像本来就不打算让他说话的,自己把那女服务生的身材从头到尾夸了一个遍,随后又添了一句,说她自己今天穿了丝袜。  老王的脑袋一震,顿时反应过来,“原来在这里等着我呢,幸亏刚才没多嘴。”  小高没有站起来,只是抬头看着老王,老王给她看得慌了,忙丢下一句“面坨了”,立马低头吃面,可小高不依不饶,又问:“我和她比,怎样?”  老王的汗就下来了,不多,两三滴,在眼镜的鼻托下面挂着,“你比她有气质”。  这是老王看电视剧时学到的。  不知小高是否满意,但她没有再说什么,低头吃面了。老王似乎得了大赦,忙又把头低了,这一下不要紧,正看见碗里漂着的香菜叶上一个黑点,很小,但亏得他戴的眼镜好,正好就看到了。凭他多年的职业经验来看,那是一条苍蝇的腿,这可不好,把它用筷子弄出来吧。想到这,他一抬头,却见小高的碗里也有,而且是两条。他想,小高为什么不戴眼镜呢,我到底要不要告诉她,不过这事倒真是很扫兴呢。他正想着,耳听得小高那里哧溜一声,两条蝇腿已经进了她的肚子。  这时小高又说话了:“你在我面前别作假,说真的,是怎样便怎样。我大学时的好多同学都告诉过我,说男人太假,前面装得一派正经,好像谦谦君子,等到后来,把人追到手了,本性也就暴露出来了,不该看的也去看了,不该想的也想了,甚至于不该做的,也……”  老王把头埋在碗里,眼睛瞪得牛眼一样大,他想再确认一下那黑点,不是苍蝇身上的部件吧!  “老王,你说,有几个男人见了漂亮女人不眼馋。可是看了就看了,想了就想了,男人嘛,关键是敢作敢当,只要是个负责的男人,我倒不会去管他眼睛往哪里看呢!”  “细、长,表面一层纤毛,大体呈黑色。”老王在心里默念苍蝇腿部的特征。  “女人的腿能有多大差别,无非是有些纤细、修长、白净的,怎么,那不细、不长的就不是腿了?女人呢,重要的是贤惠。”  “偶尔不细、不长,或是特例。”老王依旧在思考。  “我就想找个稳重、诚实、厚道的男人。我要是有什么不好,当面说出来,别藏着掖着。你听见没,面不好吃吗?怎么还剩着?”  “好吃。”老王几口吃完了那碗面,喝汤时还故意在喉结处打了几声响,再低头看时,里面的黑点已不见了踪影。  “不是”,老王在心里暗暗地想,“谁有这么深厚的功力能把苍蝇六条腿齐根砍断?再说了,这面馆看上去也是很干净的,至少应该注意一点卫生吧。看来我是得了职业病。”  没等老王再说什么,也没有问他,小高又给他叫了一碗面,说:“让你吃个尽兴,你不知道,今天吃面打八折呢!”  老王悔青了肠子,暗恨自己刚才不该表现出过分享受的样子,如今又来了一碗,也只能吃下去了。  老王不是有意跟自己过不去,但他依然边吃边瞪大了眼睛瞅着,好像很期待那东西再出现似的。  小高托着腮看老王吃面,很平静地说:“其实,有些情况,次见面时都没告诉你,比如说这面馆吧,其实是我们家开的。”  老王突然又一种要死的感觉。  但小高接着说她的,“再比如说,刚才那端面的,其实是我的妹妹”  老王差点咬了舌头,暗骂道:“这佛面蛇心的女人,竟留了一手。”  “女人嘛,总是容易受伤,不得不隐藏一些东西,”小高接着说,“我并不觉得这是不诚实,你说呢?倒是男人应该磊落一些,藏着掖着就不好了。”  老王用筷子挑着面条,一根一根往嘴里送,心想,“这婆娘还不知瞒着我多少呢?她可是把我了解得彻彻底底了!”  “其实,今年三十一岁的,是我妹妹,不是我,不过我也就比她大那么四五岁,但是你不觉得我比她还显得年轻嘛?”  她那话似是在问又似非问,老王的脸便有些发白了,或许还有点青吧,可惜他当时没带镜子,否则应该看一下的。  “不过你放心,我是真的没结过婚哦。”小高故意把“没结过婚”四个字说得很重。  时间仿佛凝固在那一瞬,老王终于看到了,在一块肉片里裹着,那黑色的冰冷尸体,没有了它的六条腿。  老王有点懵了,不知该怎么办,他抬头见小高正看着自己,他悄悄把那黑点又卷进肉片里,然后小心翼翼将肉片和香菜叶用筷子拨到一边,闭上眼,狠狠心,一顿猛吞将面吞了下去。  “怎么光吃面?”  “噢,我不太喜欢吃肉,对,一直不太喜欢。”  “哦。”  待老王把面吃完,小高也不再说话了,好像一个话匣子突然被关上。按他的意思是吃完就走的,但他犹豫着,见小高正一脸期待的望着自己,他忽然明白了“八折”两个字的含义,赶紧去付了账,小高便麻利地跟在他身后出来了。  门外的大街上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漂亮女人们大多穿着丝袜、超短裙,一眼望去,满目尽是一片白花花的大腿。可是老王一点也没了兴致,甚至于看到那些白腿上黑色丝袜的网眼,他竟觉得是有千万只苍蝇在眼前晃动,而且是些掉了腿的苍蝇,齐齐向他飞来,他突然觉得一阵恶心。  小高依在老王身边,忽而把腿一抬,问:“看我的腿,美吗?”  老王低头一瞥,千万只掉了腿的苍蝇便飞到了他的眼前,他丢下一个“美”字便慌忙跑向路对面的垃圾桶。  痛痛快快的吐了一通,老王感觉舒服多了。他头低着,又见一片倒立行动的腿在眼前晃来晃去,忽然,其中一双穿过了白腿阵,正向他走来,老王心中惨叫一声,真是“活也此腿,亡也此腿”!     共 265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男科研究院
云南癫痫病医院哪好
癫痫病的预后与病因有什么关系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