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花谢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3:03:10 来源: 莱芜信息港

“我征求过你的影子,想把你忘记,但它不同意.既然如此,就让我今生的记忆为你缠绵,只为那一年的凤凰花,开在我心里”        (一)那年我们大一    游莜跟在妈妈的身后,东溜溜西瞅瞅,看着那些窜入自己视野的师哥师姐,莫不是高昂着头,爽朗着笑拽拽地走过.”用不了一年,我也会像你们一样很气质的”.游悠咧嘴一笑,把背挺了挺----整一未成年装成熟的动作.    找到宿舍,妈妈为她整理好床铺,一番交代后,就不舍地走了.    大学里的个晚上,陌生的环境似乎让游倍感好奇和孤单:你们好,我叫游莜,今天才来的,可以认识你们吗?我们反正要在一起生活很久呢.”      徐莹在蚊帐里笑了,她喜欢这个后来的女孩,眼睛尤其漂亮,粉红细腻的脸蛋,樱桃小口,长的蛮可爱的呢,性格也很大方。    “我叫……我叫张月……我叫邓丽……”    宿舍里,飘起唧唧喳喳悦耳的交谈声。    游白天的时候偷看过了,三个同学数徐莹漂亮,眼睛贼大贼大的,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白皙的皮肤让她想起凝脂膏.游喜欢她;张月身材棒,说话很好听,软软绵绵般熨贴;邓丽是农村来的吧,衣着有些土气“嘿嘿,是个丰满的姑娘呢。”      年轻的心不设防,短短几天,她们成了行形影不离的姐妹,一起上课,一起吃饭。说到打饭,邓丽就想爆笑。    那个彼此认识了的第二天是周末,她们约着睡到吃饭再起床,确实睡到了中午11点,直饿得游大叫:好饿呀,时间走快点呀,快点快点……。于是当开饭时间到时,她们几乎是早站在食堂打饭处的(还好是早,不然真的是要被人笑死了)没有谁太客气,自己用自己的牌,游莜还真是饿了,个冲上去递过她猫碗对师傅说:  "师傅,打饭。"  "要多少?"    她回头看三个姐姐  "要打多少?"  她们摇头,不知道她能吃多少。游似乎想了片刻:    "一斤"  师傅一听,抬头:  "多少?一斤?小姑娘,你打几个人的?"  “就我一个呀”。  "你知道一斤饭是多少吗?"    “知道,我妈跟我说过我,一个小碗的米差不多半斤,我要吃两份的吧。”  话未说完,挤着打饭的一群男生哄堂大笑:哈哈哈哈哈,一斤,一斤,那“一斤"强调又强调,生出了不同的意义,邓丽和张月羞红了脸,一把拉过游莜,拿过她的碗:  "师傅你看着打给她吧,她没有住过校."  这冒失小鬼,真是小得不懂事。      (二)排球场上演的青春片段    游莜不记得自己是哪一天迷上排球的,又是什么原因让她和莹结缘,总而言之,排球长场上从此多了一道风景,傍晚时分,两位可爱的女生一定会出现在排球场地上认真地打球,那专著的神情,绝不亚于任何重大比赛的备战。曹天弋数过,多一次,她们两定球定到一百八十二。        曹天弋喜欢足球、诗歌.饭后练球是他的必修课,忽然有一天,他这个被公认为大三的才子帅男发现,看那两妞打球远比一个人练射门要有趣得多,也终于发现,为什么会有不同男生早早躺足球场草坪上等着看那两妞玩球:确实有趣.        曹天弋不知道那两女生分别叫什么名字,眼光不低的他也必须承认这两妞很漂亮,漂亮得不能用漂亮一词概括。清高、单纯、洒脱,衣着休闲却绝不松散,清丽脱俗,对,应该是这样的词。      正想着,旁边的哥们念了“三十一、三十二、三十三……”原来是跟着那两妞定球的节奏数数。看那两妞,一脸的事不关己和骄傲.“七十一,七十二……”    “喔--喔---掉了……”一片嘘声.    是的,球掉了,从小那个女孩的手里飞出去,掠过了另一个女生的肩,斜飞到他们不远处。身边的哥们抢着要去捡,曹天弋叫住了:别捡,让她们自己过来,正好看看。    哥们一阵会意的笑,坐地不动。        曹天弋怎么也没有想到,他这辈子会认识这样的女孩,他敢说两个姑娘不可能不知道自己漂亮,漂亮女生他见多了,再怎么自以为是,在男生面前也忍不住想表现自己的魅力。可是这两个小不点,从哪里钻出来的?没有人捡球,她们依旧站在原地:    “你去拿,你打丢的”    “你去拿,从你位置飞出去的。”    她们眼里根本就没有他们这群男生,仿佛他们不过是球场上的塑胶人。  曹天弋何曾遇到这样的“待遇”,从来都是女生见他就粘的。倒!      那天的球终还是男生们丢给她们的,后来的日子,曹天弋发现,她们两打球,从来不捡球。      和徐莹、游莜一起玩球,已经是一个月后的事。那天她们两的球又打飞了,两个又都自傲的不捡球。曹天弋没有阻拦哥们,他潇洒地起身,捡起球却不丢:    "一起玩,可以吗?"    游莜和徐莹对看一眼,点点头。那个傍晚,排球场上格外热闹,很多男生没有捡到球却捡到了曹天弋的便宜。    能和她们两一起玩球还真是很考人.水平不能太低,还要文质彬彬,不打大球,不打脾气球。熟悉后男生们发现,两个姑娘是真的喜爱排球,而不是用之垂钓爱情。她们很单纯,几乎都不屑读书期间恋爱,她们甚至是不懂爱情的。    曹天弋喜欢上这两个女孩,隔三插五会和她们一起打打球,从来没有嬉闹追打,这两个师妹,和曹天弋以前认识的女孩不一样。    她们叫他哥哥,声音真诚,干净如新月初升。莹的美,在傲气;莜的美,在可爱。天弋喜欢看莜笑,一笑眼睛就上挑,一脸的纯和善良。    (三)那个傍晚有霞光    “哥哥,你一会陪我玩球可以吗?徐莹要回家,张月她们不玩,可是我很想。”  游站凤凰树下的池塘边对着曹天弋喊时,曹天弋从教室出来正准备和哥们去聚餐喝酒。夕阳未落尽,天边红霞把周末的校园投射出片片金黄,白色立领点花衬裳,深蓝色个性休闲裤,霞光里的游莜玲珑美丽,乖巧得不忍他拒绝。    “好吧,不过你得请我吃饭!”    “哦……好吧,我打来给你,可以吗?”    “为什么不是一起去打?”      “不能的,一男一女去打饭的都是恋人,别人见了还以为你是我男朋友,那我亏了。”    曹天弋一怔:    “别人以为我是你男朋友你觉得自己亏?哥哥有那么差吗?”    游莜一笑:    “当然啦,我又不谈恋爱,别人看了不就以为我是坏女生了?”曹天弋苦笑,暗忖,晕,自己居然也有今天。      曹天弋真的答应了游莜,答应陪她打球,答应她把饭打来给她。他们坐在凤凰树下的石椅上,在这里,成群结对着吃饭的学生,没有谁会以为什么。他们吃得很开心,很自然。      “哥哥,你也没有女朋友吗?我有个远房表姐也是这学校的大三学生,她说,大学不谈恋爱不正常呢。可是我和徐莹说好了,我们不会谈的。可是你怎么没有呢?”      莜的声音很好听,未成年小孩一般的带着点稚嫩。听进心里让人内心的杂想也随之荡净。    “女朋友不要我了,,要不你就亏一次要我?”说完,曹天弋坏坏地歪着脸看她。      “切,别用这样的眼神哦,太帅了,哈哈。我们是哥们,不谈爱情的。”      游哼着歌回到宿舍拿球,女生宿舍男生不能进,她只好叫师哥在楼下等她。推门时,张月站在窗前看下面呢:  "莜,和你一起来的男生是不是大三中文系的曹天弋?校报编辑?体育部部长?"      “是,怎么了?”    "你怎么认识他的?"    打球认识的呀。    他在等你?    恩,我们约好玩球的      莜,一起玩怎么样?    “真的????????????哇,早的时候约你你不去,要早答应我也可以省餐饭钱呀,哈哈……”    张月装过头看莜,这个莜,笑起来是真的很灿烂。    曹天弋真的后悔推了朋友邀请而答应陪这个白痴妹妹打球。反正,套用游的话,曹天弋觉得实在亏.          “哥哥,怎么又遇到你?怎么我老是遇到你?学校这么大呀!!”    曹天弋笑,没有回答。他真是搞不明白,怎么大一的人了还有这样白痴的,怎么考上的大学。他也搞不明白,不就一毛孩吗,晕,那个傍晚怎么遇到她了,否则也不至于老会想起那白痴。曹天弋发怔了,夕阳、白衣、粉脸……曹天弋的心一颤。      莜被哥哥的表情弄乱了玩笑的心绪,“这个哥哥是真的帅呢,他在想什么?想那个不要他的女朋友吗?怎么会不要他了呢?他那么好呀!!”      张月加入到她们打球的队伍了,有时玩得短,有时一直到结束。她总是会不动声色地就能和曹天弋站在一起。很多人和她套近乎,但是张月眼也不扫。    曹天弋身边不再有女生了,即使有约,他也会找借口回绝。      “喂,流水先生,怎么了?不是说你的爱情是流水,没有花朵让你停吗?哈哈哈哈!”    “流累了,歇一下不行呀?”    “哈哈哈哈哈----”晕,这群落井下石的死哥们!    (四)故事在继续      “接球,莜”“啊……”    莜蹲了下去,抱着肚子,齐肩的长发把整张脸遮住了。    “游……”莹很心疼,“张月什么意思,球出来才叫人”    “对不起,对不起,游,我不知道你没有看球……很疼吗?去医院吧。”    “……不了,没事,一下就好了。”    游那天没再玩,她笑着站起来回宿舍时,莹也随她一起回去了。        “哥哥,有事吗?可不可以一起去玩乒乓球?”张月一脸妩媚地看着曹天弋,等候他回答。    “不行,我有约了,改天我约妹妹怎么样?”    “……哦。好吧,游莜还说约你你会答应的呢。”    “恩?等下,莜也要去?    是呀,一起去的,她让我约你。    “……好吧,两个妹妹约我怎么能不去呢,一会见!”      曹天弋去了才知道又上当,莜不在,就张月和邓丽。    “哥哥,莜不来了,她说你和莹比还是茔重要,她们一起去莹的姑妈家了,她总是小孩子脾气的”          (五)凤凰花谢    曹天弋觉得该找莜说点什么了,这样一忍再忍不是他的作风。    “莜,今晚八点排球场见,我有话和你说”    “收到短信,莜的心一整天的慌,打菜泼了汤,听课手发软。晕,我怎么了……烦!”    莹一直看她,没说话,些许落寞从眼里透出失望。    莜是在八点快到的时候才看到莹这样的表情的,她的心一阵自责。她一定知道什么了,我们约好不接受谁的呀,我……    “莹,我想和你说话”    “恩,说吧”    游调出短信把手机递给莹。莹看完,心里说不出的味道:去吧,如果你喜欢他,他是不错的人,一直看得出,他喜欢你的。    可是你呢,我们……    小孩子的约定,不要在意的呀,去吧!    莹努力地笑了笑,她想,那笑应该是很真诚的,她希望游快乐。游出去了,莹一个人呆在宿舍。    九点,游回来了。    “怎么样,游?”    我没有去,我们一起说过不恋爱,追你的人也很多很,你也没有答应谁。    莹抬头看看游,一种轻松一种安心让她舒了口气。      学校的凤凰树开始落叶,十月时,凤凰树落光了细密成掌的叶片。      曹天弋再也不去排球场了,他的身影又在足球场上活跃,狠命地练射门,狠命地勾、带。      莹和游常常被人叫错,不少同学说他们简直就是双胞胎姐妹。    一年时间就这样过去,一年里,曹天弋不明白自己收获了什么,也许是失去了吧。失去了曾经洒脱无拘的霸气。      五月,校园里的凤凰树开花,满树红如朝霞驻留。毕业班的曹天弋很忙,忙做简历,忙着应聘……傍晚时分回学校成了曹天弋怕的日程。一进校门那一树的凤凰花红得赛过晚霞,一年的时间。让他明白了风景的定义:美与伤是个人经历决定的含义。他怕,真的,所有的毕业班同学都怕五月的凤凰花开,要走了,不是吗?学校种植这样的树,这样的树的花在五月开放,一开就是一树的红,红得人心碎,不得不思忖:还有什么是我未完成的。      曹天弋有没完成的,他在犹疑:该与不该?两个单位同意与他签约,一个单位条件好,一个离她的家近。    “快要走了,能否给个面子,周末见一见?我有东西给你,等你到九点,不来,我走就是。”      她准时到了,一年后的她,学会了点沉默    “给你吧,写了些东西,留着做纪念”说完,曹天弋起身离开了。      游呆呆地坐了会,起身去了教室。笔记本里是他写的诗,游喜欢读诗,一直是。游没看完,脸已经被泪模糊,诗里,只有一个女孩,女孩的无情,女孩的可爱、女孩带给他的思念。她不忍再读,合起书走出了教室。        张月是在游的枕下发现笔记本的,那时游和莹去了城里,张月边读边恨。一页,月看见了那张纸条:    游,那个傍晚,你披着霞光站在凤凰树下叫:哥哥,陪我玩球……知道吗?我从此为你留下了每一个周末……要毕业了,鼓起勇气再来打扰你一次,只因为真的忘不掉……    等你回音!  曹天弋    张月看着纸条发呆,随即仔细分析,然后,她大胆地把纸条撕碎,不嫌麻烦跑到了卫生间……    曹天弋到走的那天也没有等到他要的回音,五月后的每一个夜晚都成了他心灵的煎熬。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个小小的游可以有这么硬的心,这么无情到不顾情面。游站在远处,目送他,他没有看见她吧,或是去年的失约让他一直恨了她?凤凰花红得耀眼,他的身影消失在花的身影后,一点点淡去,再淡去。      (五)没有结局的结局    接过莹递过来的信,游拆开,是一张自制的精美祝福卡:    我征求过你的影子,想把你忘记,但它不同意.既然如此,就让我今生的记忆为你缠绵,只为那一年的凤凰花,开在我心里。  曹天弋      游心脏一缩,迅猛翻过信封,信封上没留地址,邮戳上盖着:**省**市 共 605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专治男科医院
云南哪家治癫痫专科医院好
癫痫病女性患者如何避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