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塘“PK”大奖赛】粉棉袄黑手套(小说)

2019-09-14 07:44:50 来源: 莱芜信息港

摘要:好一个粉棉袄黑手套! 钟华龙为自己的重大发现兴奋地差点儿跳起来。 在明白书里,他没有写明是天一集团,而是某地产商,并一再向业主强调,这是绝密,千万不要声张,更不要被种种诡异吓住,这世上根本就没有鬼神,是不法分子自导自演的骗局,一定要守住自己的家业,一定不要听信谗言!

钟华龙乳名叫钟顺溜,他妈生他时顺风顺水,不像别的产妇杀猪似的叫,学名钟华龙也大有讲头,他爸喜欢成龙,希望他有成龙的功夫;他妈喜欢刘德华,希望他能有刘德华的才艺。他是老爸老妈的结合体,不能顺意某一方,于是就有了华龙。两年前,钟华龙的老爸老妈在一场车祸里驾鹤西游,算卦的老吴头说钟华龙名号太大了,凡人镇不住,让他改回乳名钟顺溜,他头一昂,你丫嫉妒我,我还就偏不改!
钟华龙就读的一中走读生并不少,占了全校学生的三分之一还要多。这部分学生的家大都在学校附近,也就七八分钟的路程。钟华龙跟他们不一样,他住的是县城开发早的小区,在县城的东北角,那里面起初住的是县城富有的人家,全是复式房,所以小区有个很富贵的名字叫“麒麟别墅”。后来风水大师说,县城往南往西扩展前景好,东北角也就成了偏僻地带,有钱人家就低价把老房出售了搬到了繁华区。
钟华龙住的就是二手复式房,原来的户主在外省当过大官,房子面积少说也有三百平,外加一个百多平米的院子,这么大的场地,钟华龙开个武馆都不成问题,开武馆这想法是他拿到第二轮模拟考试的成绩单后才决定的。他的宏大理想就是考上的政法大学,做一个研究犯罪心理学的专家,再不济就是做一个福尔摩斯之类的私家侦探。他平时就喜欢看那些悬疑刑侦的小说,小说看得多了,课业自然就离宏大理想远了。按目前的成绩,他要是能上的大学,老天爷都不会答应的。既然不是大学的料,二流大学他也没兴趣上,倒不如开个武馆,将成龙的功夫光大。至于为什么非开武馆,他觉得怎么包装都包不出刘德华的风范,首先五音不全,甭说天王了,充其量一个蹩脚歌手。其次形象猥琐,17 公分的个头,八字眉绿豆眼,吃不了演艺舞台上的那碗饭。
从一中到钟华龙住的麒麟别墅少说也有个六华里,步行没有一个小时也得有五十九点九分钟,钟华龙就办了一张共享单车卡,不是他没钱买电驴子,跟那些农二代比他应该算个富翁,老爸老妈的买命钱加上从牙缝里抠出来的少说也有二百多万,钟华龙不想动这钱,他觉得那钱上粘着老爸老妈的血,动了他们在阴间会伤心的。他现在的开销一靠国家的救助金,二靠他在学校食堂当帮工的补贴。
这天是冬至,下午四点天就黑透了,晚上九点半以后大街小巷就很少再有活物了。
钟华龙临放学跑了趟厕所,等他出了校门,走读生们早没影了。看看空荡荡的大马路,钟华龙有种走进了与现世平行的另一个世界的感觉。西北风一条一条地往脸上猛抽,他伸出手想抓住一条,闻闻那上面是不是粘着他的血。这时,他忽然站住了,前面十米远的单车停放处有个女生朝着他的方向招手。
应该与我没关吧?钟华龙不相信蒲松龄老兄讲的那些艳遇。头往衣领里缩了缩,不过想抓风条子的心思没有了,两眼盯着越来越近的女生。女生继续招手,他这才下意识地往后身后看了看,浑黄的路灯能照到的范围内空空的,连个人芽都没有。
谁?阿秀?田螺姑娘?白素贞?我谁呢?刘子固?许仙?刘子固长得帅气,许仙不光帅还有救死扶伤的本领,狐妖蛇精找上门情有可原,他呢?他有啥资本?钟华龙再次四下看,确定周身除了他就是空气,他有些犯浑了,自嘲地扯了扯唇角。
女生一边招手,一边娇声娇气问,学哥,我卡忘教室了,你能帮我刷一下吗?
什么?刷卡?你丫白痴?就一张卡,给你刷了,我驾云吗?老子有那本事,早就约天鹏老兄哥俩好去了。钟华龙知道好事永远绕着他,以他十八年的人生经历总结出,找上他的除了倒霉就没有一件能让他畅心的事。他用眼角的余光瞟了一眼女生,女生穿着粉色的棉衣,戴着青黑色的棉手套,风雪帽盖住了发型,露着一张看上去稚嫩的还算对得起观众的脸。
她一定扎着马尾巴,钟华龙断定,他认为,穿粉色衣服再佩戴黑色手套的女生都是扮嫩干练型的。这种女生矫情做作,不是他喜欢的那道菜。就算喜欢,这大冷的夜他也不会去招惹的。
不理她,反正也不认识,管她学妹不学妹的,害人之心不可有,活雷锋咱黑天半夜也不想做!钟华龙继续朝前走去。
哎,学哥,叫你呢,帮帮忙呗!女生显然有些急了。
钟华龙两手提了提衣领,头缩成了蜗牛,装没听见。
哎——女孩子只喊出这么一个字,声音就淹没在了西北风里。
钟华龙紧靠着路沿石走他的,如果人有三魂七魄,他觉得两年前那场车祸之后,他的天地二魂就被老爹老妈带走了,剩下的命魂没有了天地的给养,岌岌可危,随时都会崩溃,所以他走路一向靠路边。
风条子又开始抽他,只是没有了先前的狠劲,就算有狠劲,他这会儿也麻痹了。匆匆徒步几百米,热气已经从门襟里向外挤。他缩着的头伸直了,紧挨脖颈的扣子也解开了。这一路的共享单车站少说也有五六个,躲开个,第二个便到了眼前。
钟华龙准备掏卡的同时,鬼使神差地往后看了看,这一看,眼珠子差点儿就惊出了眼眶子,那个粉棉袄黑手套就在他身后十米开外。
跑!
他顾不得插卡拔腿就跑,速度比他冬运会上的百米冲刺还快。估摸着应该把尾巴甩掉了,步子才稍稍放慢,竖起耳朵确定身后没有脚步声后,他回头看了看。
那粉棉袄黑手套起码在二百米开外。
这会儿骑车应该没问题,他刷完卡推出了一辆绿色自行车,长腿一搭就匆匆向前驶去了。
他把吃奶的劲都集中在了两只脚踏板上面,车轮子带起的空气和着西北风呜呜怪叫,羽绒服上的连衣帽被掀成了帆,风条子抽在脸上刺疼,钟华龙也顾不得这许多。平日二十分钟到小区门口,现在十六分钟就到了。
小区的门还没关,门口的一盏路灯不死不活地亮着。门卫也就是那个给他算卦的老吴头,小区兴旺那些年老吴头在门口开了一个小超市,每年少说也有个十万八万的收入,门口的路灯雪亮雪亮的,还不停地变换着色彩,太阳刚到西山头,路灯就亮了,第二天日上三竿后才关闭。小区衰落了,有钱的有势的都搬走了,住着的一半是县城的三类户一半是乡下人。这年头,乡下人娶媳妇不容易,要“一动不动”,还得外加“万紫千红”的彩礼(万紫千红是万张贰拾千圆张一百元)不动是房子,一动是轿车。如此大的开销,怎么可能还有余钱去繁华地段买毛坯房,就选择了这里的二手房。
有钱人都走了,把老吴头的财运也带走了。门口的路灯由两盏变成了一盏,发出昏暗的黄色。
门口有个共享单车站,钟华龙把车子插好了,刚走进小区的大门,两条腿忽然就钉在了地上。他张大了嘴,眼珠子从他那小眼眶里差点儿掉了下来。
她……她……她……钟华龙惊恐地看着前面离他也就有十米远的粉棉袄黑手套。
这怎么可能?明明被他甩掉了二百多米,明明他这一路没碰到一个人,她怎么就走在了他前面?而且还进了他住的小区?她是这个小区的吗?如果是为什么从没遇见?如果不是,那她是?
鬼?妖?钟华龙自己吓了自己一跳。这时,老吴头出现在门口招呼道,你小子才回来呀?
有吃的吗?施舍一点!钟华龙说着就进了小超市,在门口他下意识地朝前面路上看了看,哪还有半个人影。
怎么回事?难道刚才眼离了?不可能吧?他别的不敢显摆,视力表上没有能逃脱的数,眼小聚光说得一点都不假。
既然不是视力的问题,那就确实有粉棉袄黑手套在他前面出现过,可路上的一切又怎么解释?她坐了计程车?就算坐了计程车,学校通小区的路近的可就他走过的这一条,如果是改道,路程会多出5倍,出租车是不会走在他前面的。跑车?她坐了跑车?钟华龙想了起来,有一辆跑车曾从他身边飞过。
老吴头见他盯着门外犯傻,伸出头也跟着向外瞅着。路灯能照到的范围内,没有一个活物。老吴头皱了皱眉说,你小子看鬼啊!钟华龙猛地返回神来,看着老吴头,忽然想戏弄他一番,随即说道,你再给我算一卦吧,这次给你钱!钟华龙右手在衣兜里掏了一阵,拽出一张褶皱的五元纸币,老吴头瞟了一眼没有嫌少的意思,心说,五元就五元吧,反正就是随便动动嘴的事。
老吴头接过钱说,便宜你小子了,上次让你改名你改了吗?钟华龙说,改了,把钟表的钟改成中国的中了!
什么?老吴头一听瞪大了眼眶子,盯着钟华龙像看一个怪物。忽然,他双唇一哆嗦,推着钟华龙就往门口去,你小子赶快离开我这里!钟华龙死抓着门框不走,他认为老吴头一定看出什么端倪了,两只小眼紧逼着老吴头说,我印堂是不是发黑?老吴头说,你何止印堂发黑,你小子忤逆天命,冒天下苍生之大不韪,我老头子活了这把年纪还没遇到过你这么一个灾星!快离开我这里,我已经够惨的了,再遇上你这么一个倒霉鬼,我还有好日子过吗?
钟华龙说,不给算是不?不给算我就赖你这里不走了,你吃我吃,你喝我喝,你睡我睡,你能将我怎么地?你也说我小子忤逆天命,我还真就知命就命了!老吴头没办法妥协了,行行行,看在你老子活着的时候没少照顾我的生意,我就给你卜一卦。不过,我丑话说在前面,如果不按我说的去化解,真弄出一个好歹来你别怨到我头上。你给我说句实话,你今天是不是遇到不干净的东西了?
钟华龙一怔,这老家伙莫非真有两下子?那女生莫非真的是魑魅魍魉之类?如果真有那玩意儿,我老爸老妈在那间也不会看着我被附身。我偏不说实话看他能算出什么名堂。钟华龙故意装傻,问:啥叫不干净的东西?
老吴头登时就火了,我老头子要是没记错的话,你小子过了年就要高考了,不干净的东西都不知道,你书白念了吗?你现在不光印堂乌青,从面相学上看,你五官三停十二宫没有一处吉相。本来就命犯太岁,如今山根凹陷,面色晦暗,天庭不明,你敢说你没遇到妖孽?说吧,到底遇到了什么,我也能给你破解破解!
钟华龙说,你是算命大师,我遇到什么还用问我吗?老吴头说,我当然能算出,你妈活着的时候,就把你的生辰八字给了我。我算出的那叫天机,天机不可泄露,一旦泄露就不灵了,所以必须有求卦之人亲自说出才行。钟华龙说,既然你知道我遇到了什么,我何苦再说出来?你直接告诉我破解的方法不就得了?
你跟你那个死爹一个德性,当年我说你命带死符,你老子非说我糊弄他,结果呢?老吴头气得翻了几个白眼,一边掐着十指一边自言自语,死符共病符,齐齐入命来,若然命运好,不死亦难灾。运数若不好,真是枉投胎,快快祈福保,或许能化灾……钟华龙打断了他,说重点的,口诀谁都会背,你只管说怎么才能祈福保安就行。老吴头不理他,继续念叨自己的,今年入命是跌星,劝君莫走东北程,若是走从东北去,一定遇到凶恶鬼王精……
我让你说重点!钟华龙突然提高了分贝。
你小子没长耳朵还是没长心?怎么破解我不是告诉你了吗?老吴头的嗓门也提高了几个分贝。
你是说我不能往东北走?我学校在西南方,放学后我不往东北走,往哪走?钟华龙两只小眼瞪着老吴头。
你去学校的正南方买个新房不就消灾化吉了?老吴头也瞪他。钟华龙一嗤鼻,你当我不想?可是,银票呢?你给我出?老吴头也来劲了,我给你出?你喊我亲爹我也不会认你这个灾星。你把这里的房子处理了,银票不就有了?钟华龙一怔,什么?你让我卖房?你什么意思你?我住的可是复式房,小别墅。卖了它,我上哪儿再弄这么大的房子?你说让我卖我就卖?不卖!
老吴头说,卖不卖由你。不是我说让你卖,是你的命数就该如此。时间不早了,我没时间再陪你磨牙,你赶快离开,我要关门了。老吴头又开始向外推钟华龙。华钟龙也知道该走了,可是一想到那个粉棉袄黑手套他就觉得浑身发瘆。老吴头没跟他说他遇到的是什么,但从他的话语里已经挑明了,他遇到邪物了。如果那粉棉袄黑手套真是妖孽精王,那么她这会儿会在哪里?会不会就在他屋里等着我?
管她什么破玩意儿,我七尺男儿还怕那些东西不成!钟华龙耸了耸肩,随手在货架上拿了两包即食面离开了老吴头的小卖铺。
钱!钱!你小子还没给钱啊!老吴头追了出来,钟华龙一扬手把钱甩了过去,喊道:这面包两块五一包,给你五块!老吴头气得一跺脚,骂道,你真是你那个死爹下的种!


早开发的小区不只是房子面积大,绿化和休闲场地也比现在的小区开阔几倍。虽然只有二百多户人家,可早的业主都是县城有头有脸的人物追求的都是高质量生活。健身场在小区中央足有两千平米,各种健身器材应有尽有。有钱人走了追求繁华去了,财物却留了下来,还真就便宜了他们这些穷鬼。
钟华龙的家紧挨着小区广场应该说是这个小区的黄金地段,两层小洋楼,一百平米的花园,这要在北上广,想弄同等面积的院落,恐怕没个几千万想都不用想。老爸老妈给他留下了这么一大笔遗产,钟华龙觉得自己还不算个弃儿。
钟华龙走在广场上,有意往他家窗户上望了望,黑魆魆的,看样子应该不会有田螺姑娘之类做好了热腾腾的饭菜等他享受。

共 1 49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篇扣人心弦的悬疑侦破小说。小说的主人公钟华龙,是一个即将高考的高中生,他的父母因车祸去世。他所住的小区曾是小区,有一个富贵的名字,叫麒麟别墅。风水大师说,县城往南往西扩展前景好,东北角也就成了偏僻地带,有钱人家就低价把这儿的房子出售了,搬到了繁华区。门口超市的老吴头,曾给钟华龙算命,让他改名。钟华龙偏不信命。一天晚上下晚自习回家,他遇到一个穿粉棉袄戴黑手套的女孩子,如幽灵一般地跟踪他。老吴头,给钟华龙说他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还劝他搬家。令人奇怪的是,第二天,在广场上,那个穿粉棉袄戴黑手套的女孩子莫名地死在了广场上,被警察拉走了。钟华龙所在的小区,晚上闹鬼,许多人都听到女孩子的哭声,吴老头劝他们卖房搬家。钟华龙的同学张天一父亲是开发商,他的铁哥们父母也都是县城里有头有脸的人物,麒麟小区已经被规划改造,天一集团已经获取了土地开发权,钟华龙忽然间明白,原来,粉棉袄黑手套女孩和吴老头为了配合小区规划,少给拆迁钱,设了这样一个骗局。小说结构完整,设计巧妙,情节曲折,预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小说揭示了一些人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采用欺骗的手段,以达到自己的目的。值得细品,倾情推荐!【编辑:阿巧】【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7120022】
1 楼 文友: 2018-07-08 18:41:25 小说设计巧妙,人物形象鲜明,如老吴头,以算卦为名,并设下骗局,误导业主,以达到那些开发商少出拆迁钱的目的。初读小说,给人以诡异之感,深入之中,才发现故事的奥妙之处,结局令读者恍然大悟。
回复1 楼 文友: 2018-07-09 06:51:58 老师您好!感谢您的辛苦编辑!感谢您的编按和点评!祝福您!捧茶致敬!
2 楼 文友: 2018-07-08 18:41:57 问候老师!创作开心!佳作不断!
回复2 楼 文友: 2018-07-09 06:48:14 问候老师!祝您夏安!捧茶致敬!
 楼 文友: 2018-07-10 1 : 2:5 故事情节曲折离奇,引人入胜,悬念设置得比较好,揭露开发商的丑恶嘴脸,有现实批判的意义。欣赏学习!
回复  楼 文友: 2018-07-1 07: 5:21 感谢老师的点评!向您致敬!捧茶遥祝夏安!
4 楼 文友: 2018-07-12 18:24: 6 粉棉袄本是很温暖的,与黑手套放在一起就让人读出沉重与沉痛,小说描写现实,反映现实,手法别具,揭示了拆迁中人性的变异与丑陋。欣赏学习精彩小说,祝老师在荷塘创作愉快!
回复4 楼 文友: 2018-07-1 07: 9:06 感谢总编老师!您辛苦了!斧正后的小说,干净了许多。潜心向老师们学习!捧茶遥祝编按!
5 楼 文友: 2018-07-12 22:09:14 祝贺老师小说加精!精彩继续!
回复5 楼 文友: 2018-07-1 07:41:22 感谢社长的辛苦编辑!向您学习!向您致敬!祝福您!祝福荷塘!捧茶遥祝夏安!
6 楼 文友: 2018-07-1 05:28:20 祝贺老师小说获精!精彩继续!
回复6 楼 文友: 2018-07-1 07:44:24 感谢总编老师的辛苦编辑!祝福您!祝福荷塘!向您学习!向您致敬!捧茶遥祝夏安!
7 楼 文友: 2018-07-1 07:49: 1 祝贺好文成精,精彩继续! 绿之韵生态纺织招商代理聂韩联系扣扣2646505474电话1507 1411 7 18755115269
8 楼 文友: 2018-07-1 11:51: 5 祝贺老师小说获精!精彩继续! 经常问路的人,不会迷失方向。
9 楼 文友: 2018-07-1 22:21:45 恭喜老师美文加精,期待精彩继续!
10 楼 文友: 2018-07-20 11:45: 0 祝贺老师作品加精,期待你更多精彩。小儿上火
经常拉稀的原因
小孩脾胃虚弱吃什么好
什么拉拉裤吸水性好薄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