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前以身相许

2019-06-25 01:49:31 来源: 莱芜信息港

敖寸心走后,鼍洁有时一个人睡在黑水河的河神府邸便会经常梦到他们小时候的事。他是泾河龙王的第九个孩子,是兄弟几个里顽劣难以管束的一个。常言道龙生九子,子子不同,泾河龙王夫妇因为他是幺儿,对他也格外放纵一些。敖寸心被带到泾河时他还在龙蛋里。小小的龙女伸出手摸了摸龙蛋,又好奇地敲了敲,鼍洁便也在蛋里弄出动静来,吓了她一大跳。“弟弟要出来了吗?”敖寸心问自己的姑姑。“是呢,寸心要有弟弟了,待弟弟长大,便能保护寸心了。”泾河龙后笑着说道。“弟弟啊……”敖寸心又伸手戳了戳龙蛋。她生下来就是家里小的女儿,头上便只有两个哥哥。如今听姑姑说有了弟弟,一时也有些新鲜。后来她便常常来看那还在龙蛋里的表弟,同他说一会儿话。鼍洁苦于在蛋中说不了话,便只能忍受她喋喋不休的絮叨。她说她想念西海龙宫,她说她想念父皇母后,她说她想念大哥和三哥。她有时候老气横秋的自称姐姐,然而大多数时候便是掉着眼泪述说那些想念。后来鼍洁从蛋里爬出来,件事便是让她闭嘴!小鼍龙真身没有真正的龙族那样矫健美丽,拖着笨重的尾巴披着黑色的鳞片,敖寸心一见到这么“丑”的表弟让自己闭嘴,当即便哭开了。哭声引来了泾河龙王夫妇,他们这才惊喜的发现自己小的儿子也已出了龙蛋。她嫌弃他,鼍洁小小的心灵也受了伤,后来稍微习了法术便藏起自己的本相,只以人身现世。敖寸心一直养在泾河,身边玩伴只鼍洁一人,鼍洁的哥哥们都已长成,有了自己的职责,小辈里只他们二人无所事事。泾河龙儿夫妇对他们也格外宽容,两个小的性子养的一个比一个霸道,一个比一个乖张。“寸心一个人来到我们泾河,她是女孩子,理当对她爱护一些。”泾河龙王常常这样说。到底是怜悯她年幼离家,寄人篱下,因此动了恻隐之心。鼍洁不像敖寸心是真龙,一生下来便可御风飞行,他修习了一段时间的法术之后才勉强可以驾云。为此还被敖寸心嘲笑了一通。敖寸心的真龙之身非常漂亮,绯色亮丽的鳞片,矫健的龙身、锋利的爪牙,无一处不显示出龙族的高贵和威严。而鼍洁的龙身却黑不溜秋,鳞片坚硬不见光泽,尾巴又大又笨重,匍匐在地的时候不留意的还会以为那就是一段枯木或是一块岩石。“鼍洁,你总有一天会成为真龙的,待你修行一万年,二十四肋长全,节节珠满,便可褪了此壳化龙而去。”泾河龙后这样安慰他。“真龙又有什么稀罕!”他那时别扭地说道。“因为……只有真龙才配得上真龙啊~”母亲意味深长地说道。他却扭头跑开了。敖寸心稍大一点,回西海的次数便多了。西海龙后带着她结识了本族的不少姐妹,她同东海四公主敖听心为投契,本就是堂姐妹,后来更是成了闺中密友。给西海龙王祝寿时他见她们一直站在一起叽叽喳喳个不停,心中便有些不舒服。像是本来属于自己的玩伴,被外人夺走了一样。敖寸心却不管他的阴阳怪气,依然没心没肺,谁对她好她就冲谁笑。她渐渐长大,后来便回了西海接受龙宫礼仪教导,务必要让她有个公主的样子。是了,她不止是真龙,她还是龙族公主。鼍洁也渐渐长大,为人处世却越加乖戾嚣张。他的哥哥们都在外谋了差事,只有他一直在父母羽翼之下自由自在的生活。母亲一直鼓励他,说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他是龙子,只要好好修行便能成为真龙。父亲说有位河神的女儿长得很不错,家世也与他般配,想来他应该会喜欢。他那时听闻黑水河河神的女儿长得好,便随口说了一句:“如果是像黑水河河神的女儿那样的绝色,儿臣便任凭父王安排婚事。”那黑水河河神的女儿傲气得很,三界诸神无人能入了她的眼中。他料想父王母后都不会喜欢这样的儿媳妇。果然,此事便没了下文。他后来在泾河听说敖寸心嫁给了玉帝的外甥,他听说婚后她还是那霸道激烈的性子,他们夫妻二人时常吵架。玉帝传令三界的文书上写满了灶王在杨家看到的琐碎家事,他知道三界都在看他们的笑话。他有些替她担心,却又不想去见她。敖寸心大约也是不想连累泾河,便也不同他们来往。如此,直到那场祸及泾河百万水族的阴谋到来之前,他竟从来不曾见过她一面。后来泾河一族成为了龙族的污点,他因尚未成年便跟着母亲回了西海。然而不久,他便在西海等来了那位故人。她是被杨戬休弃回家的。敖寸心全然没了少时的活泼跳脱,她的眼中再没明媚的笑意,只有绵绵不绝的泪珠。“你真是丢尽了西海的脸!”他恶狠狠地说。敖寸心只是哭,却并不像少年时一样大声反驳他。这哪里还是那个一点亏都不吃的敖寸心?完全便是一个弃妇模样。那时的鼍洁,便恨不得宰了杨戬。“敖寸心,你只沉浸在自己那点破事里,一点也不关心我父王的事吗?他被人害死,你难道不想知道一下究竟吗?”他在她身边咬牙切齿道。自那句话之后,敖寸心才慢慢平静下来,只是并没有恢复昔日的笑颜,且话也真是少了很多。后来又出了楠郡之事,敖寸心毅然决然去了天庭揽下所有的罪责。她回来时,已然是戴罪之身。“我如今同他两不相欠,鼍洁,好好跟我说说姑父枉死之事吧。”她平静地对他说。龙女笑容恬淡,不复少年时明媚多娇。他见不得她如此,便离了西海占了黑水河为王。他的梦里,总是梦到这里便生生断了,只年幼时同敖寸心斗法,因真身丑陋被她嘲笑……这些并不美好的回忆,却历历在目,难以忘怀。他知道自己似乎忘记了一些很重要的事,然而无论怎样抱头冥想,却始终记不得。他只知道自己莫名其妙失去了体内二十四肋中的龙珠,这一生,他都成为不了真正的龙族了。——————————————————————————————————————————鼍洁又做了少时的梦,当他睁眼醒来,便见水纹微动,杨戬在涟漪中现身。鼍洁眼中的情绪复杂,杨戬想着他或许已经忘记了自己是谁。“堂堂司法天神来我这小小黑水河有何贵干?”却没想到他句话便是含沙射影阴阳怪气。杨戬心中一声叹息,伸出了手。他的手中敖寸心的龙珠静静躺着,流动着脉脉光华。“这是她留给你的。”“龙珠!敖寸心的龙珠怎么会在你的手上?”鼍洁一眼便认出那是敖寸心的龙珠,年幼时她常常拿出来炫耀,他自然认得。龙族灵力所系便是龙珠,而敖寸心的龙珠在杨戬手上,鼍洁立刻便意识到了什么。他一把冲过来抓起杨戬的衣领,目眦欲裂。“她让我把这颗龙珠带给你。”杨戬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又把龙珠递到了鼍洁的面前。“敖寸心人呢?她怎么了?!”鼍洁却仍然不放过他,厉声问道。“她已自行兵解,魂魄散于四海三界。”敖寸心这样的人,怎会自行兵解?鼍洁只觉得这实在是一个天大的笑话。那样的敖寸心,痛了会哭,难受了会哭,受了委屈了还是会哭的敖寸心,怎会自行兵解?“我不信!”他见过她在绝望时抱膝以泪洗面的姿态,那时她都未走上这条路,何以一切尘埃落定,她却选择了死亡?“信不信在你。”杨戬淡淡说道。“敖寸心不是这样的人,她怕死得很,不会自己走上这条路。”鼍洁低着头,额发遮住了他的眼睛,他的声音仿佛来自九幽之下。“一定是你们逼死她的!”鼍洁说着,手中便已召唤出竹节钢鞭。“无论是看在她的面子上还是看在泾河老龙王的面子上,我都不会同你动手。”杨戬一招令他撒手,只淡漠地说道。“你们天神就是喜欢欺负人!敖寸心便是笨了一点喜欢上了你这样的神仙,但无论如何你们也不该逼死她!”他口口声声说龙女为人所害,杨戬一声声听着,也觉得他所言甚是。她一生未做过真正伤天害理之事,却由着命运由着世事逼迫至这样一个局面。她说她不想再连累任何人了,她选择了以身殉道。然而他又想起两世镜中的敖寸心高昂着头道:“杨戬,你真是一个胆小鬼,我都不怕被你连累,你怕什么?!”不怕被人连累却怕别人被自己连累。或许更多的是累了。敖寸心,我已经让你累的放下所有的爱恨所有的恩怨,甘心殉道了吗?他一想起那样骄傲从不在他面前低头的敖寸心却是以这样一种形式反抗天道的,便觉得命运于她于他都未免太过残忍了些。那一场慷慨赴死,更像是顺应宿命的妥协。如今杨戬把龙珠递到他的面前,鼍洁却只觉得可笑。她都不在了,他要龙珠做什么?“杨戬,我讨厌天庭的人,尤其是你。你滚吧!敖寸心的龙珠我不会收。她猪油蒙了心,自行兵解,我却不屑来领她的情!”在这一刻,他甚至是恨她的。她小时候比他先会飞行,比他先会变化本相。她因为天赋的原因,样样比他一步,他是无论如何都追不上她的,反而会被她嘲笑。她比他先成亲,如今,更是先他一步离开人世。敖寸心永远这么决绝,认定了一件事便不回头,便是赴死,也毅然决然。你都已经准备抛弃这个世界了,把龙珠送给我又算是怎么一回事?你以为我会收?敖寸心,如果你现在站在我面前,你信不信我揍你一顿。敖寸心,如果你不服,你也可以揍我啊。我知道你不服,你总是有一堆歪理,所以,你出来吧。我们打一架吧,像小时候一样。作者有话要说:补齐。加了一点点内容,以及上一章也有字句修改,大方向不动。下一章不出意外应该是成璧的番外,出意外就放杨戬的番外,晚上12点之前会更。,为作者多次的食言抱歉,因为这样或者那样的原因,跳水好几次了。真是非常抱歉。

阜新专科医院治白癜风
绵阳医院治疗牛皮癣哪家好
信阳的专治癫痫病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