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犬来啦分集剧情介绍2837集

2019-06-07 22:45:54 来源: 莱芜信息港

经常腹泻的人怎么调理
剖宫产术后消化不良多久能恢复
经常拉肚子要怎么调理

电视剧《警犬来啦》正在热播中,各位小伙伴都看的如何了呢,下面就为大家带来了警犬来啦分集剧情介绍(集),一起来看看吧。

第28集:为查案扮成吸毒夫妻 花少在垃圾桶发现线索

缉毒大队获得确切线索,毒品的寄送收发和一个络聊天室有关,目前警方没有掌握到聊天室的信息,但有一条IP地址总是登录这件聊天室,并且联系频繁,这条IP地址显示的位置是一家吧,为了找到嫌疑人,何木棉和梁粤假扮夫妻在吧打游戏,由于他们游戏打得好,慕名而来和他们组团的人越来越多,吧老板想吸引更多的人来充值会员,竟然主动要求与何木棉与梁粤签合同,让他们带团打游戏。何木棉提出要花少进吧,老板无奈之下满足了他们的要求。

花少进入吧,循着毒品的气味,锁定了嫌疑人彪哥,有了这个线索梁粤上的时候主动与彪哥打招呼,时间长了,梁粤扮成毒品上瘾的样子求助彪哥,让他给自己点毒品,顺便打听拿货渠道,彪哥告诉他要想拿货必须实名视频验证,登录聊天室还要上传自己吸毒的视频,接着彪哥让梁粤帮他打游戏,梁粤一口答应了。

梁粤听到要录吸毒视频,心里非常忐忑,他对何木棉说要不自己豁出去了。何木棉说陈教导员和方队都不会同意的。陈教导员找来专门的技术人员帮梁粤录吸毒视频。化妆师帮梁粤化妆,视频录得神似,梁粤顺利地进入到聊天室。

教导员陈树诚已经调到缉毒大队当上队长,何木棉和梁粤因为协助办案,也被暂时调到缉毒大队三个月。洪椰因为没见到陈树诚再执勤,她问方所长情况,方所长说陈树诚已经调到分局当队长了,洪椰让方所长给陈树诚传话,让他给自己一个交代。甜品店的赖少锋也来问何木棉的消息,正说着,何木棉回来了,她要带一些换洗的衣服,赖少锋赶紧献殷勤,让她有事给自己打,保证随叫随到。何木棉没有接受他的好意。

方所长和唐蔚带礼物来看望陈树诚和棉花三人组,没过一会儿赖少锋也来了,他给何木棉带了很多甜点,何木棉门都没有让他进,把他拿来的甜点都分给屋里的工作人员。唐蔚看到了没好气地说何木棉真的对赖少锋太过分了。

陈树诚经常熬夜值班,想起自己的儿子觉得很亏欠他,心想也该给果果找一个妈了。他休假回风琴岛的路上遇到了洪椰,洪椰问他为什么拒绝自己,陈树诚说自己只是一个警察,薪资也高,还有一个孩子,配不上洪椰,洪椰乐了,原来是这个原因,她不嫌弃陈树诚没有存款,问他现在还能不能接受自己,陈教导员有点犹豫,但是说今后不再躲着洪椰了。

市局政治部宣传科的刘科长来到风琴岛,因为拍警犬的宣传片找到了花少,何木棉和梁粤很开心,梁粤鼓励花少只是把它当做任务完成就可以了。在拍摄宣传片的时候,花少没有按照导演的要求,跑着跑着竟然偏了路线,直接向一个垃圾桶跑去,梁粤和何木棉赶紧跟了过去,花少朝垃圾桶示警,梁粤打开垃圾袋发现里面装了很多吸毒用的器具。

梁粤把这些吸毒用的器具拿到派出所,方所长判断有人聚众吸毒,附近的一个废品收购站很可疑。梁粤装作卖废轮胎的商贩来到废品收购站,趁着空档梁粤让花少去寻找目标,花少一路循着气味在一间紧闭的屋门旁蹲了下来。

第29集:贩毒团伙终于被抓捕归案 梁粤意外被艾滋病携带者扎伤

受何木棉的启发,唐蔚也开始给花少念自己的诗作,方所长听了抓狂,他告诉唐蔚作诗的技巧,这个写诗还要讲究意境。唐蔚抱怨自己不是作诗的料,写了几个字要耗费好几万个脑细胞。正在这时,唐蔚的响了,骗李焰车和钱的嫌疑人在武汉落了。唐蔚交代方所长这件事先不要声张,方所长说放心吧。

功夫不负有心人,毒品聊天室那边终于传来消息,明晚他们会有毒友聚会。听到这个好消息,何木棉与梁粤开心的拥抱在一起,方所长推门进来看到他俩,差点造成误会,听到了毒友聚会这个消息,方所长决定明晚收捕鱼。

第二天梁粤与何木棉乔装打扮了一下来到聚会约定的地方,方所长和警察暗中包围了垃圾场,何木棉带着针孔摄像机和梁粤走进聚会仓库,发现男男女女吸食了毒品以后东倒西歪地摊在那里,何木棉把钱交到毒贩手里,毒贩掏出一包毒品扔给梁粤让他验货,梁粤看着手里的毒品,心里忐忑不安,这时候警察冲了进来。把所有的吸毒人员控制后发现少了一个抱小孩的妇女,梁粤带花少嗅气味寻找,终于在从仓库外找到了那个妇女,抱着小孩的妇女情绪很激动,并不服从梁粤的逮捕,将手里的吸毒针管扎进了梁粤的胳膊,她告诉梁粤自己有艾滋病。

把吸毒人员全部押回所里以后,梁粤躺在自己宿舍的床上仔细搜寻了有关艾滋病的信息,血液传播也是艾滋病传染的重要途径,晚上梁粤宿舍的灯久久没有熄灭。第二天方所长带来消息,说唐蔚和陈队晚上要给大家庆功,然后捎带了句那个抱小孩的妇女血液检测出来,确实有艾滋病。听了这个消息,梁粤真的懵了。

执勤的时候,梁粤故意离花少和何木棉远远地,何木棉无意中说的一句你是不是有病啊,这触犯了梁粤敏感的神经,他说对啊,我就是有病。何木棉赶紧上前去安慰他,艾滋病在日常的说话与交流中是不会传染的,她让梁粤去医院检查检查,梁粤说艾滋病有潜伏期,现在是查不出来的。

晚上在庆功宴上,梁粤不想去,何木棉给他打发,应不住催促,梁粤终于带着大口罩出现了,在饭桌上梁粤看到自己胳膊上上的针管孔,心里一阵酸楚。何木棉看到他这样也很难过,第二天看梁粤没有出来吃早餐,何木棉还专门把他的饭送到宿舍。

知道李焰还在对那个骗子存有幻想,梁粤主动约了李焰,告诉她以后要睁大眼睛看男人,不要总以为男人不会骗她,让李焰答应他一定要比自己过得好。李艳很感动。

梁粤吃了阻断艾滋病的药后很不适应,身体变得更加虚弱,看着整天陪着自己的花少,梁粤想给花少找个能代替自己照顾它的人,他给厨师吴满福说,等花少退役后可以交给他照顾,吴满福一口答应。何木棉在一旁看见了,知道梁粤的心思,过了几天何木棉找吴满福商量等花少退役后不如交给她照顾,吴满福不答应,何木棉问花少愿意跟谁,花少一溜烟跑出去了,何木棉看出来花少的心思,它和梁粤亲。

第30集:疑被感染艾滋病心情低落 失足掉下阴井幸得花少帮忙

方所长找梁粤来聊天,花少也跟进了办公室,方所长安慰梁粤现在花少特别粘你,它是在通过自己的方式来鼓励支撑你,那个艾滋病携带者怀里抱的孩子没有艾滋病,这说明艾滋病不是那么容易被传染的,在这段非常时期更需要用平常心对待。方所长还让梁粤用自己的杯子喝水。

晚上梁粤一个人依靠在健身器材旁边,落寞的想心事,何木棉走来,告诉他自己已经拿回花少的抚养权了,让梁粤放心地好好带花少,梁粤赌气说万一自己有事了,吴师傅是它的归宿。他不想要花少陪着生病的自己,何木棉哭了,她制止梁粤以后不许再这么悲观,棉花三人组永远都在一起。

庄大明去洪椰的酒吧喝酒,洪椰把酒端上后没有发现庄大明便去找她,此时庄大明正在洪椰的后院采集泥土,她小心翼翼地把电钻带出的土粒用纸包好,然后放在包里。告别了洪椰,她回到自己的宾馆,把采集的土粒倒入杯中搅匀,然后嘴里自言自语地说看来洪椰和自己的缘分挺深的。

梁粤和何木棉在执勤中接到警报,有人在花园中晕倒了,他们立刻赶去,发现晕倒的是范爷爷,范爷爷已经到了癌症晚期,但是他一点也不积极治疗,反而主张听天由命,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和已经过世的范奶奶见面,他曾经和花少说过自己年轻的时候愧对范奶奶。派出所里的同志决定以后给范爷爷多些照顾,让花少不出警的时候去他家里陪他,莫森还给范爷爷亲手煲了汤。

有一天梁粤像往常一样,去给范爷爷送好吃的,范爷爷好像睡着了,怎么喊他吃饭都不应声,梁粤去拉他的手,发现范爷爷已经死了。范爷爷的去世让梁粤感慨很多,何木棉宽慰梁粤每个人都要死,关键是活着的每一天都开开心心的。梁粤的爸妈给他打让他回去吃饭,梁粤谎称加班不回去了。何木棉提醒他不要只想着自己而疏忽了家人。梁粤觉得为难,已经谎称值班了,何木棉主动出主意,她买了束花送梁粤回家。

梁粤的爸妈看到何木棉很开心,只是听说何木棉是组长有点担心自己儿子没被人瞧上,梁粤的妈妈约何木棉吃饭,还带了梁粤从小到大的照片给她看,她对何木棉的印象很好,有意撮合他俩。

晚上梁粤带着花少出来值班,不小心踩着井盖掉到了阴井里,梁粤拨通了何木棉的便晕了过去。何木棉听到梁粤的只有花少的叫声,觉得肯定出事了。方所长带着全所的人出来找他,终于在一个阴井里看到了满头是血的梁粤。

梁粤从昏迷中醒来,看到对面何木棉已经熬得睡着了,心里暖暖的,他觉得如果自己没有被艾滋病感染,何木棉真的是个很不错的女孩子。第二天,他早早去验了血,并没有被感染上艾滋病,梁粤把这个好消息带给何木棉,何木棉开心地哭了。

花少几天都没有见到梁粤了,它不吃也不喝,吴满福厨师告诉花少,不吃饭如果梁粤知道了会伤心的,花少好像听懂了似的,赶紧吃起饭来。梁粤头上的伤好了,他来到派出所,很多同事开心的围过来,花少大老远就听到了声音它使劲撞开了犬舍门,开心地向梁粤扑去。梁粤开心的和花少抱在一起,终于体会到什么叫难舍难分。

第31集:假冒女儿骗痴呆老人财产 庄大明行为诡秘

李焰听说了梁粤被艾滋病携带者针刺的事件,心里很挂念他,她走到街心公园的雕塑旁,以前就在这里梁粤还开心地给她和雕塑合影,现在两人的感情已经物是人非了。李焰去梁粤执勤的地方看望他,对梁粤说都怪自己以前那么任性,那么无理取闹才错过了一段非常好的姻缘,现在自己被骗都是老天对自己的惩罚,她祝福梁粤早点遇到那个值得他爱的姑娘。

派出所接到报警,一名中年女子在昨晚被害,梁粤牵着花少寻找嗅源,他们跟踪到一个老年公寓,老年公寓的领导认出了照片中的死者,她叫刘阿女,经常来这里看望王奶奶,随后何木棉和梁粤一起见了王奶奶,他们问老人昨天看望她的女子的名字,王奶奶得了老年痴呆症,她答非所问。何木棉把留给了护士,让老人的女儿回来之后给她联系。正说着老人的女儿王娟回来了,花少开始围着王娟转圈并且狂吠,它在向梁粤示警,何木棉问她是否认识照片上的死者,王娟说这正是老人村里面的刘阿姨。

唐蔚在警所开会时分析,杀害刘阿女的嫌疑人是个孩子或者女子,并且和老人相识,在刘阿女的身下还发现了一枚纽扣。刘阿女来看王奶奶,交谈了两个小时后离开,之后在晚上十点到十一点被害在养老院附近的小路上,梁粤提出了一条线索,花少在看到王奶奶的女儿王娟表现不正常,

派出所的同志来到刘阿女所在的村委了解情况,村长向派出所同志反应这个刘阿女老实本分,没有得罪什么人,但和王奶奶关系很好,经常去看望她,随之还透漏,王奶奶非常富有,除了老房子的拆迁费还有她经商的丈夫去世后留给她的费用,然后还带警察去看王奶奶的住处,在王奶奶家何木棉注意到一张全家福,村长说照片上的就是王奶奶的女儿王娟,可这个王娟和养老院那个长相根本不一样。

方所长在调查王娟的同时,也发现了问题,这个王娟几乎天天往银行跑,他们为此去询问银行的工作人员,工作人员表示这个女人确实很可疑,一直拿着自己母亲的身份证件来回往医院跑,但是银行有规定,非本人是不能提款的,所以这个女人并没有把钱取走。

方所长随后去养老院了解情况,发现王奶奶并不在那,护理人员反映刚才还看见王奶奶和她女儿一起散步呢,这会也不知道他们去哪里了。便衣警察在银行的外面发现了王奶奶和王娟,然后给方所长打了。

唐蔚把这个假王娟带到派出所,面对唐蔚的审讯,假王娟开始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她说自己原名叫张丽芳,和假王娟在一个地方上班,后来王娟意外死了,她把王娟的骨灰送到王奶奶跟前,王奶奶却把她认作王娟,于是自己假冒王娟的身份待在她身边。刘阿女去看王奶奶的时候看到她,她知道了真王娟死亡的消息,执意要把王娟死亡信息告诉王奶奶,王娟怕拿不到钱就向刘阿女痛下杀手。

案件顺利告破,吴师傅还给花少戴上了大红花,方所长开心地给棉花三人组和全体警员拍了庆功照。梁粤带着花少在街上巡逻时,遇到了庄大明,花少一直朝着庄大明手里提的袋子狂吠,庄大明打开袋子,里面是全是洗甲水,她说自己女朋友多,顺带给她们捎带几瓶。

酒店的工作人员发现庄大明一个人住在房间里面,好几天都没有出来了,吃完饭把空碟子和需要洗的衣服直接放在门外的地上,等着服务员来收,酒店服务人员报了警,把这种异常情况反应给警察,工作人员带着何木棉一起去敲门敲了很长时间都没有人来开,终于酒店人员准备自行开锁时,庄大明顶着湿漉漉的头发出来了,说自己正在洗澡没听见,何木棉在庄大明的房间转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回到警所何木棉向梁粤说了自己的困惑,那个庄大明明明在说谎,卫生间浴池垫子是干的,这证明她是有意瞒着警察,梁粤提起了一件事,白天他见到庄大明带了几十瓶洗甲水,何木棉说在庄大明房间里并没有看到洗甲水还有酒店服务员说的化肥,他们把情况反映给了方所长。

第32集:庄大明的秘密被揭穿 花少克服恐惧接受打针

庄大明又来到洪椰的酒店喝酒,她和洪椰开心地聊着家常,洪椰无意中说自己已经把酒店转让了出去,准备认真和陈树诚交往,庄大明听了很惊讶,她想接手酒店,还提出自己可以加价并且偿付违约金,洪椰说已经签了合同。

方所长得知庄大明私下购买了化肥和洗甲水,他提醒棉花组这些东西提取出来都可以作为土炸弹的原料,并且都不需要雷管点燃,用都可以引炸,方所长让梁粤和何木棉密切注意庄大明。

何木棉来酒店向洪椰了解庄大明的情况,洪椰表示庄大明自我保护意识很强,她很少谈及自己的隐私,从洪椰那里找不到线索,何木棉开始密切关注着庄小姐的行踪,于此同时梁粤趁庄小姐外出的时候,领着花少到她的房间寻找可疑物品。

庄大明在洪椰的酒店假装醉酒,洪椰把庄小姐带到自己的卧室休息,洪椰走后,庄大明起身在洪椰卧室地板底下挖了坑,还放置了土炸药,随后悄然离开。何木棉在酒店外面监视到庄大明随身带的包里面明显 少了东西,她和梁粤一路跟踪,看到庄大明兜兜转转又回到了洪椰的酒店后面,她还拿出了,这时何木棉和梁粤以为庄大明要引爆炸药,赶紧让花少扑了过去,庄大明的重重撞掉在地上。

方所长给陈树诚打,庄大明好像在洪椰的酒店放了炸弹,陈树诚听到急忙赶到洪椰的酒店,他看到洪椰走到后院正准备推开卧室,怕炸药要爆炸陈树诚将洪椰扑倒,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她,洪椰看到陈树诚的情谊,她抱着陈树诚不愿松手。

庄大明被带到派出所,她供述洪椰的酒吧在70年前是蓝海家的老宅,她的爷爷在老宅的佛堂地下埋了东西,父亲前不久病逝,临死前还非常遗憾没有把先人留下的东西找回来,于是庄大明就来到风琴岛,经过几天调查,她确认父亲所说的佛堂位置就是洪椰的卧室。原准备悄无声息地取出来,可得知洪椰马上就要把酒店转让,她就加快制作了土炸弹,准备炸开洪椰卧室的地面。

方所长告诉庄大明,她处心积虑要找到的宝贝其实就是几封老辈人写的情书,听到这个结果,庄大明陷入沉默,许久她才开口让方所长向洪椰转达她的歉意。

洪椰把酒店关了,何木棉见她恋恋不舍地站在酒店门口,问她今后的打算,洪椰说以后可以安心在家里作个快乐的码子员了,那也是重操就业。何木棉回去后在上一查,洪椰还是多家杂志的专栏编者,在络上有很高的知名度,何木棉问梁粤那么一个成功的女人和教导员在一起能长久吗,方所长还可以做做诗,没发现陈树诚有什么浪漫情怀,梁粤说那陈教员还可以把洪椰写的每个字背出来呢,也算是一种尊重。

方所长有一次在图书馆里遇到洪椰,他看到洪椰写的诗集敬佩不已,还让洪椰帮他改改自己的诗稿,洪椰告诉方所长自己对陈树诚的困惑,方所长帮她约了陈树诚见面。

陈树诚得知洪椰为了自己把酒店转让了,他有些顾虑,洪椰说人生就需要奋不顾身去赌一场,自己一定会和果果搞好关系,作他坚实的后盾。

防疫站工作人员来给花少打防疫针,花少远远地闻到味道就跑了,何木棉责怪梁粤都是他给惯出来的,梁粤大声喊着花少说出警了,顺利的把花少给骗了回去。四个人一齐按住花少还打不成针,他们建议让方所长给花少打针,吴师傅在前面给花少讲故事,像小孩一样地哄着,终于花少安安静静地接受了打针。梁粤看到这个办法凑效,随即买来了小孩子玩的医疗玩具,自己也学着方所长的扎针技巧给花少扎针,准备作一个合格的狗护士。

陈教导员家的果果病了,他也害怕打针,洪椰带着他去看花少,让果果像花少学习,要勇敢。

第33集:警方破获G先生失踪案 高露来到澳门见友

洪椰把花少带到陈树诚家里,让果果和花少一起玩医疗玩具,她悉心照顾果果,还给果果玩打针的游戏,陈树诚看到他们在一起开心和睦的场景,自己很欣慰。

派出所接到报案,风琴岛上的G先生失踪了,G先生酷爱航海,何木棉来到G先生常去的游艇俱乐部了解情况,因为G先生出现的地点在游艇俱乐部,俱乐部的周经理同意让梁粤带着花少到G先生在俱乐部的房间去查看。

何木棉让梁粤带着花少去查游艇,她自己去查监控,在G先生的游艇上并没有任何的私人物品,何木棉也一无所获。第二天一大早,周经理给他们打,G先生的彩虹号游艇要开动了,何木棉和梁粤立即赶过去。这艘彩虹号游艇G先生已经转让给了苏青,苏青是当地有头有脸的企业家,之前他们已经约好在这一天正式转接。苏青得知彩虹号遭到警方控制,他专门给游艇俱乐部的梅董打,让他协助自己把游艇开走,还说自己马上要出国谈合同。

梁粤在G先生的彩虹号找到一个微型摄像头,方所长带着梅董一起去查看,监控里显示G先生和苏青在房间里起了争执,两人推推搡搡,忽然G先生就倒地不起了,随后苏青就把G先生拖了出去。很明显彩虹号是事发现场,苏青是嫌疑人,方所长把这个案件移交到刑警队,随后逮捕了苏青。

唐蔚来到彩虹号,看到梁粤一直在船尾发呆,梁粤说花少一直在跟他示警,它一直冲着船尾狂吠,可在游艇上又找不出什么。他们反复查看监控录像,锁定搬运尸体的是一个带着鸭舌帽的陌生男子。唐蔚在审判苏青时故意透露,警方已经在彩虹号附近发现线索,今日就要准备行动。

夜幕降临,带着鸭舌帽的男子终于再次出现,他鬼鬼祟祟来到船尾跳了江,爬上岸时手里使劲往外面拖拽一包东西。隐藏在游艇附近的警察及时出现逮捕了他。这个鸭舌帽手里拖拽的就是G先生的尸体。

收回去的路上,唐蔚感慨G先生真正的死因是心脏病复发,苏青只是误伤了他,可为了维护自己的名誉,他不但没有报案还私自篡改监控记录,擅自藏匿尸体。一步走错步步错。唐蔚对方所长手下的棉花三人组办案能力很欣赏,她想在方所长那里挖墙脚,方所长吓得连连拒绝。

在花少的犬舍里,梁粤和何木棉在谈论案情,他们说如果苏青知道了G先生的真实死因,自己会有多后悔,谈到这件案子的顺利破获,梁粤把功劳都推给了花少和黎阳,何木棉夸他有觉悟。

高露来派出所找梁粤,她向梁粤做思想汇报,近她在上认识了一个人,这个友名叫涅槃,声称自己在澳门作高端培训,在得知自己想找一份海外暑期工的工作时,主动介绍她去澳门国际女性培训中心作助理教员。梁粤听了觉得有点悬,他提议帮高露查查这个男人的底细,高露决绝否定了,她说自己能分辨坏人,现在只是想要和梁粤一起分享自己的幸福。

方所长看到梁粤送高露出派出所,他打趣告诉梁粤,想作高露的人生导师必要时可以以身相许这样也方便教育。

派出所接到报案,风琴岛上出现了少女失踪案件,少女小艳和徐琳的妈妈来到派出所报案,说他们的女儿已经失联五天了,小艳妈妈把自己女儿的笔记本都带来了。在笔记本里警察发现他们的女儿在和一个叫李永超的友联系频繁,还互称老公老婆,李永超答应带两女孩去澳门旅行。可是小艳和徐琳到了澳门后就再也没了音讯。

高露应涅槃之约来到澳门,涅槃 并没有把她带到培训基地,而是径直把她带到了自己租住的公寓,高露完全放松了警惕,还把自己的证件交给了涅槃。

第34集:风琴岛发生少女失踪案 高露澳门见友被挟持

何木棉忽然想到李永超既然有案底,他们可以去刑警队请求协助。在刑警队唐蔚说何木棉反应的情况和她近在办的案件很相似,犯罪嫌疑人专门骗一些涉世未深的女孩,先获得她们情感上的信任,然后再把他们骗到澳门卖淫。一般过程就是先恋然后以见面为借口,然后控制女孩。梁粤一听,坏了,这和高露的情况几乎一样。

梁粤急忙给高露打,高露心不在焉地回复着梁粤,埋怨梁粤认为自己弱智,梁粤让高露发地址给他,高露只是说让关注自己的朋友圈,然后就挂了。梁粤很担心,何木棉安慰他或许高露真的很安全。

晚上涅槃带高露去会所见老板,那个老板是日本人,在包厢里失踪的小艳和徐琳也在,涅槃介绍高露和老板认识,还一直劝着高露为日本老板陪酒和跳舞。高露醉醺醺地回到洗手间,小艳偷偷跟着她,趁高露不注意,偷偷用高露的给自己父母发求救信息,看见高露出来洗手,小艳告诉高露她被骗了。高露还想继续问明白,李永超忽然出现在卫生间把小艳叫走了。高露莫名其妙地问涅槃,涅槃不置可否。

小艳的母亲接到女儿的求救信息,匆匆跑到派出所求助,梁粤看到发出求救信息的号码是高露的,他赶紧给高露打,那边显示已经关机了。

高露酒醒后,忽然看到那个日本老板在自己的房间洗澡,她马上把自己卧室门反锁,日本老板叫不开门气哄哄的走了,涅槃威胁高露让她想清楚,高露慌忙找自己的,包里的早已被涅槃拿走,她去找房间的座机,座机也被拔掉线拿走了,高露绝望地瘫坐在地上。

梁粤回到高露以前住的宿舍,他让花少充分熟悉嗅源,把桌子上高露的发卡装在一个袋子里以备后用。

第二天涅槃押着高露坐在出租车上,高露说自己的哥哥是警察,自己的行踪她哥都知道,如果哥哥知道自己失踪一定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涅槃慌了他急忙给自己老大打。

在赖少锋的餐厅里,两个葡萄牙人在吃饭,赖少锋亲自端上了饭菜,桌上赖少锋听到了两个葡萄牙人在商议着贩卖妇女的交易,于是赶紧报了警。

在派出所里两个葡萄牙人都说是来旅游的,根本听不懂中文。赖少锋充当翻译来来回回的跑,还是一无所获。方所长纳闷不可能两个人都不懂中文,要不他们怎么交易,于是他想了个办法。两名葡萄牙人分开审理,何木棉故意向一同审问的梁粤透露,其中一名葡萄牙人已经招供了,剩下的这个要再是不开口,罪就大了。两个嫌疑人赶紧招了供,他们都会说中文。

方所长让赖少锋假扮接头人罗哈斯,主动和嫌疑人联系,警方得知被贩卖的20名女孩都在船上,并且这些女孩还向嫌疑人交了一笔费用,准备去西班牙接受空姐的培训,棉花三人组在船上开始寻找被贩卖的女孩,梁粤观察到被贩卖的女孩特征,他们的身上都会绑着一个香包,何木棉假装是空姐培训机构的负责人,她把带有香包的女孩都一个个集中到一个屋子里,20个女孩还差了一个,何木棉很着急,终于在甲板上找到了一个女孩。

赖少锋把其中的一个嫌疑人引了出来,花少忽然扑到一个角落里向梁粤示警,梁粤在角落里发现了高露的耳环,于是和花少一起寻找高露的下落。

第35集:花少立功获得奖章 梁粤隐瞒花少不良状况

梁粤发现了高露的耳环,他和花少一起去船舱底下找,犯罪嫌疑人朝何木棉开枪,梁粤把何木棉挡在一边,花少狠狠扑向嫌疑人把他手中的枪扑掉了,慌乱中嫌疑人拿毒气喷雾冲着花少喷去,何木棉冲过去给嫌疑人戴上了手铐。

花少中毒晕死过去,梁粤赶紧把它送到宠物医院,医生说花少情况不容乐观,在工作中发生中毒对身体脏器的损害比平时要严重好多倍,还让他们做好坏的打算。梁粤喃喃的一直说不可能,花少是他的犬。厨师吴满福给花少带来了好吃的,高露也去看望花少,看到花少难受的样子高露哭了,何木棉来给花少带来它喜爱的玩偶,还说明天全所人员要给花少授勋。

花少获得了二级功勋犬的奖章,梁粤替昏迷的花少接过了奖章,他为花少加油,何木棉看到花少的眼睛动了一下,她赶紧叫来了医生,医生检查后判断说花少只是睁开了眼睛,意识上并没有苏醒。

风琴岛上的市民不知从哪里听说花少死了,他们纷纷建议给花少办理隆重的葬礼。梁粤听到了很生气,他说不管花少昏迷多长时间他都会一直陪着它,还准备带着花少回乡下,花少生他也生,花少死他也不再当警察了。梁粤的眼泪大滴大滴地往下掉,花少好像听懂了似的,忽然抬起了头,梁粤开心的抱起它,风琴岛上的市民听到花少醒了,都开心地跳起舞来。

花少重回训犬大队进行康复训练,训练时间到了,经过一系列考察,训犬大队的何队长说花少已经失去嗅觉了,他决定让花少退役。梁粤带着花少回去,在路上他鼓励花少,千万不要对自己丧失信心,自己才两岁,所有潜能还没有充分挖掘出来,一定要努力。所里的警察看到花少回来了非常开心纷纷出门相迎。

花少的嗅觉没有恢复好这件事梁粤没有告诉方所长,不久方所长就派梁粤和花少出警,为了帮助花少不出失误何木棉也去了。花香镇发生一起命案,被害者叫李海涛,昨晚女婿王嘉路和妻子吵架后一夜未归,王嘉路是倒插门女婿,夫妻经常吵架,李海涛也经常瞧不起他。花少一路追着嗅源来到海边,在海边花少停下了。梁粤根据花少的情况判断说,王嘉路要不就是跳海了,要不就是从这里逃走了。警员提供一条信息,王嘉路是一名宠物训犬员,家中养的有宠物狗,可自从王嘉路死后宠物狗也不见了,唐蔚认为嫌疑人想要杀人肯定先从狗身上下手,宠物狗发现之后,由于花少的嗅觉能力没有完全恢复好,案件信息对接不上了。唐蔚又从训犬大队调来了别的犬,警犬换掉之后,警察又发现了新的线索,嫌疑人王嘉路在海里丢掉了凶器,故意伪造了跳海的假象。

唐蔚让手下查一下花香镇客运大巴的监控,在码头的监控录像中他们发现了王嘉路的行踪。

第36集:梁粤受到陌生人陷害栽赃 领导为花少寻得良药

警察来到王嘉路出现的客运码头,逐个对来往的乘客展开排查,王嘉路看到突如其来民警拔腿跑了,嫌疑人已经暴露,民警们纷纷对他实行抓捕。

派出所里,方所长大发脾气,因为梁粤对方所长隐藏了实情差点让派出所酿成大错,梁粤只是把推在自己身上,如果需要一个人离开,那他愿意自动离职,希望方所长把花少留在所里,何木棉也主动提出自己愿意为花少离职。方所长点出了问题的实质,嗅觉出现问题了可以进行锻炼补救,自信心受到损伤治疗起来就麻烦了。

花少在犬舍失落地趴着,梁粤和何木棉靠在花少身边很难过,他们不能想象花少如果退役了以后该怎么办。厨师吴满福端着花少爱吃的鲜肉,安慰他们这些都是小事,让花少跟着他好好休养休养就恢复了。

花少跟着吴满福去菜市场买菜,吴满福挑菜时一不留神时花少不见了,他急的到处找。花少看到两个搬着狗笼子的人很可疑,它悄悄跟了上去,还被狗贩子装进了笼子里。何木棉通过监控,锁定了一辆卡车,他们看到卡车后面的笼子已经打开,从里面还跳出一条狗来。何木棉和梁粤赶紧开车追过去,花少得救了,棉花三人组又重新团聚在一起,三个人都好开心。

方所长看到花少回来以后状况很不好,向何木棉和梁粤了解情况,何木棉表示花少是天生的工作狂,让它工作起来就会慢慢恢复正常,可如果不让它工作,花少只会越来越丧失自信心。陈树诚带着果果来了,他们让果果帮助花少树立自信心,花少看到果果又重回到自闭症的状态,还贴心地用嘴巴叼来了果果爱看的书。曾妍也来到派出所给花少弹奏它听的钢琴曲,听到了熟悉的曲子,花少从犬舍跑了出来,一动不动地蹲坐在曾妍身边听她弹奏,所有人在心里为花少鼓励为它祝福。

方所长给大家带来了好消息,全国知名的犬类研究协会的陈博士要来了,这次专为治疗花少而来。陈博士查看了花少的病情,说现在国外出了一种新药,对花少应该很有帮助,价格非常昂贵,但市领导考虑花少做出的贡献,给花少免费提供,听到这个好消息全所同志都很开心。

有一天梁粤接到一个,里有人声称给花少送药让他去取,梁粤来到约定的地点,一个孕妇从后面扑到梁粤身上,大声呼叫警察打人了,周围群众开始围过来,看到梁粤身边那个鼻青脸肿的孕妇躺在地上痛苦呻吟,他们将舆论全部倒向孕妇一边,纷纷谴责梁粤。上到处转载着风琴岛警察殴打孕妇的视频,不明就里的市民纷纷跟帖谴责派出所警察殴打孕妇。

梁粤看到民的跟帖留言,他心情很复杂,不相信风琴岛上还有这种坏人,派出所领导找到孕妇家属了解情况,孕妇家属不要赔偿金,只要说法。陈树诚和方所长私下讨论觉得也很奇怪,拨打给梁粤让他取药的号码没有实名认证,并且拨过梁粤的号码之后就变成空号了,这明显是陷害,嫌疑人的真实目的不仅仅针对梁粤一人,而是想借此损毁派出所的声誉。

何木棉安慰梁粤的父母,她一定会把真相查出来给梁粤一个公道,让梁粤的父母放心。第二天何木棉借着心理咨询师的名义去孕妇家了解情况。

第37集:梁粤停职在家 同事们积极寻找证据

何木棉来到那个孕妇张心家里了解情况,张心的说辞漏洞百出,她声称当时要去事发地点买馄饨,何木棉及时指出那家馄饨店早已经在去年搬走了,张女士有些警惕,让老公把何木棉赶走,何木棉不停地解释,有什么问题大家可以开诚布公的谈一谈,张心的老公把她推到门外。

方所长看到梁粤在悉心地喂花少吃药,他带梁粤一起出去散步,清晨的街道很安静,在公园的一角,方所长说自己已经来风琴岛五年了,风琴岛上的一草一木他都非常熟悉,之前是为了和唐蔚在一起才选择这里,现在他已经对风琴岛产生了感情。方所长安慰梁粤不要被一些坏的言论而全盘否定自己的付出,受挫只是暂时的,红姑也走过来力挺梁粤,说无论如何自己都会支持他。

两个人谈完心回到派出所,警员向方所长汇报出事了,站上到处转载着一条视频,何木棉冒充心理咨询师,闯到孕妇家里,孕妇的丈夫赶都赶不走。民也纷纷跟帖谴责派出所的行为。看到视频,方所长把何木棉叫到办公室,大发雷霆,他批评何木棉无组织无记录,去张心女士家里没有事先打报告,自作主张,诬陷梁粤打人的场景并没有视频,现在却流出了警察冒充心理咨询师闯到受害人家里,影响何其恶劣。何木棉伤心极了,在办公室的走廊上,她看到了梁粤,问梁粤还有没有办法补救,梁粤愣愣地说不知道。

市局下达了对梁粤暂时停职的决定,梁粤脱下了警服,拉着行李箱依依不舍地和大家告别,临走时他想向方所长提个请求,方所长把花少的绳子交到梁粤手里,他知道梁粤想自己照顾花少。梁粤说等他把花少训练好了再送回来。他挥手向大家告别,何木棉流着泪对着梁粤的背影大声说对不起。

周围邻居看到梁粤拉着行李箱回来,议论纷纷,梁粤的爸妈鼓励他,不管别人怎么看待,他们永远支持他。梁粤喂花少吃药,不知怎么了,花少这次竟然闹起了情绪,迟迟不肯吃药,何木棉发来,方所长今天去市局给他求情了,梁粤看到很开心。

趁着市局领导开会的空隙,方所长陈述梁粤的事情,市局领导说想证明自己同志的清白得拿出确凿证据,市里的红头文件刚下来,我们只能暂时委屈自己的同志。无奈方所长只能走了。

梁粤离开警所的日子,何木棉一直闷闷不乐,她问吴师傅,为什么警察受冤枉就没地方说理去,吴师傅叹了一口气。何木棉去梁粤看望,告诉梁粤自己会积极想办法证明梁粤的清白,如果梁粤不能当警察了她也不干了。吴满福也来了梁粤家了,还给花少带来了好吃的大骨头。陈树诚把梁粤约出来请他吃冰淇淋,他告诉梁粤,同事们并没有放弃他,他们都在积极寻找证据。

一天,公安局的一名同志向方所长反应,梁粤这次被陷害可能和马晓庆有关,马晓庆以前经常打老婆,梁粤曾经让马晓庆老婆把花少牵回家,夫妇二人离婚之后,马晓庆又被另外一个女人被骗,现在店铺也转让出去了,钱也没有了,非常落魄从此他就对梁粤记恨在心。张心是马晓庆的表姐,之前马晓庆都住在表姐家,梁粤的事情发生前几天,马晓庆就离开表姐家,所以怀疑整个计划就是马晓庆设计的。方所长让何木棉给张心带话,暗示张心警方正在找马晓庆,然后何木棉悄悄开车尾随张心,终于找到了马晓庆的下落。

以上就是关于警犬来啦分集剧情介绍(集)的内容,希望对大家有帮助。

婆媳感情深厚 “一老一小”畅谈未来
巴曹镇渔业生产平稳增长
【发型屋】夏季头发怎么保养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