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政府被指抱走女婴家人寻找18年

2019-07-19 08:25:57 来源: 莱芜信息港

乡政府被指抱走女婴 家人寻找18年

10月31日,安新县圈头乡刘老根家,刘老根和老伴儿夏凤格坐在床上。新京报 尹亚飞 摄

河北安新县成立调查组,女婴家人向法院起诉要求政府明确告知当年情况

寻找失去的女儿18年,刘老根一家似乎看到了曙光。

10月31日,安新县政府工作人员称,县里对于刘家的事情“高度重视,设立工作组,尽努力还原事实真相”。同一天,他们领到了法院的立案通知书。他们要求法院判决安新县政府履行信息公开义务,明确告知当年被抱走女婴的状况。

女婴是刘家的三女儿。生下来12天被抱走,至今杳无音信。

刘家坚持认为,是乡里的人将女儿抱走送人。有生之年,刘老根夫妇希望能见女儿一面。

三娃

河北省安新县圈头乡桥南村位于白洋淀深处。

在这个村,姓刘的只有刘老根一家。刘老根往上推三代都只有一个儿子。在1984年生下儿子之后,刘老根和老伴儿夏凤格给儿子取名“领群”,希望儿子能领来一群孩子。

1988年,女儿出生,取名“领弟”,盼着能够领一个弟弟来。

后来随着计划生育,老根家也就放弃了再要孩子的念头。女儿的名字也就由“刘领弟”改为了“刘红”。

1994年,在扎上节育环6年后,夏凤格下体不明原因出血,后经村乡两级计生部门同意,夏凤格取下了节育环。

夏凤格意外怀孕,1995年5月28日,刘家的三娃出生了。村里的接生婆陈老千记得,孩子大约是夜里三点多出生,“很壮”。

生下第三个孩子不在刘老根夫妇的计划之内,一个是计划生育查得严,一个是日子过得艰难,已经有了一双儿女。夏凤格记得,生下刘红后一年她又怀过一次孕,但是很快就把孩子做掉了。

也不是没有担心,但是刘老根和夏凤格侥幸地寻思,怀孕的事儿村里都知道,中间也没来人,“大抵是想等孩子生下来罚钱”,而且两个人都是残疾人,“也不会对我们怎么样吧。”老两口都沉浸在新生命到来的喜悦中。

刘老根回忆,6月7日晚上,圈头乡乡长尹福忠派当时派出所的临时工夏金成来到刘家,告诉他们,“孩子你们不能养了,要送人。”并称如果不肯的话就要打他们。

两口子当即拒绝,刘老根随后被带到乡里打了一顿。

回到家,两口子打算把孩子给刘老根的姐姐抚养。姐姐是二婚,第二任丈夫正好没生养,把孩子送到那里也不吃亏。但是这个想法在6月8日早晨被乡里的人否决,刘老根记得,8日一大早他又被带到乡里抽了几个耳光,乡里的人跟他说,“不能让这个孩子占乡里的生育指标,要送也是送到外乡。”

刘老根是村里出了名的老实人,之后他被乡里人扭送到家里,惊恐的夫妇俩不晓得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分别

两人在很短的时间内合计着家里不多的财产,几间破房子,几捆苇席。“要是罚钱我们交就是了,”夏凤格说,她至今也想不通,为什么当时连交罚款的机会都没给他们。

当天10点钟左右,夏金成带着两名陌生妇女来到刘家。又说了一句“孩子你们不能养了”,随后示意一老一少两名妇女抱走了襁褓中的婴儿。

夏凤格记得,之前一天夜里孩子差不多一直在哭,到了第二天反而变得很安静。“我给娃吃了一口奶水,孩子就给抢走了。”

接连挨了两顿揍,刘老根没力气再追出去,瘫在炕上的夏凤格也只知道哭。刘领群和刘红跟着两个妇女往外跑,想把妹妹抢回来,但很快被高大的夏金成隔开了。

夏凤格记得,夏金成离开屋子时甩下了400块钱,告诉她“这是乡里的意思,你们也别哭也别闹,也不用再找了。”然后转身离开。

刘领群一直跟到了村边。他记得,当时他追到村边,两个女人坐着小船离开的村里,“一会儿就晃到芦苇荡里看不见影儿了。”1/3 123下一页尾页

定西治癫痫病的医院
商洛专治癫痫医院
广州男科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