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八章冰妍凝

2019-06-26 00:39:44 来源: 莱芜信息港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诸天禁制第六卷生命之源 第四百零八章冰妍凝(小说屋 )就像是一个不断成长的生灵,吉寒冰的‘昊天一式’居然进化,无形之中日臻完美。开阳星君是天教之祖,天教诸法的创始人,顺手拈来。只见开阳星君双手在胸前做浑圆运动,且有无数符号扑腾,逐渐演化成万千生灵,排列出一个‘合’字...那个‘合’晶莹剔透,宛若神玉,美轮美奂,光芒璀璨中,一个玉磨赫然出现。在天教的历史上,玉磨仅仅出现过两次,这是第三次。前两次,被装进玉磨的,形神俱灭,化作浊气,渣也不剩。“昊天,你向大师祖认个错,他老人家一定会原谅你的。”玄教掌教李似大惊失色,他亲自见识过玉磨之威,即便千军万马,也逃不过粉身碎骨的噩运,永不超生。“李似,太晚了,吾本已遁出是非,是他不知天高地厚。”开阳星君摇头,玉磨横亘,仿若穿越古今,天地。吉寒冰勘破其源,不过是开阳星君的‘合’字诀演化,与他的‘昊天二式’有异曲同工之妙。他果断施展‘昊天二式’,摆出人皇印的指天画地式。十二本源的道图,蕴含宇宙苍穹奥义,不只是天与地,阴与阳,它包涵了诞生与毁灭,包涵了从无到有,从有化无。‘昊天二式’的进化灵感来源于极寒之地的本源诞生,一切归功于紫薇星君木图,那位开阳星君隔空传艺的师尊。本源力量与玉磨的碾压碰撞,吉寒冰化身本源,被卷进玉磨之中...“这人总是这样固执,跟当年一模一样!”李似捶胸顿足,他与吉寒冰渊源深厚,甚至落下泪来。“师兄,一切冥冥中自有定数。”劫教掌教杨泽却看出另外一种可能。玉磨的碾压之后,流淌出莫名液体,结成冰状,堆积成形,竟然是一个人。那人忽然浑身浴火,仿若成千上万只凤凰飞翔诸天,整个宇宙可见。“诸天之印!”某一星域木图隔空遥望,对于凤族的诸天之印连他似乎也有些忌惮。诸天之印是凤凰图腾,压塌下来,首先是开阳星君的玉磨破碎。开阳星君念动‘卸’,试图卸去加诸在身的诸天之印,然诸天之印在吉寒冰手里施展出来,比起凤凰月青绫不知道强了多少,只轰然一下,开阳星君一身衣服就化成齑粉...一众诸天大教弟子,无不骇然。堂堂的天教之祖,阳阳境的星君,是四大掌教都要仰望的存在,却如此不堪于星空之下,这是何等的羞辱。“昊天,我与你不死不休!”开阳星君向雄狮般怒吼,震颤到不少星辰都险些坠落。“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吉寒冰战意澎湃,他要与一代星君一决高下,从而踏出他未来的路。开阳星君撕下空间一角,遮住羞体。这种手段,吉寒冰以前只是在梦里见过,当年盘古、凤凰、嫦娥,嫦娥在凤凰身上为盘古极尽舞姿,也曾经撕下空间一角遮住娇躯...开阳星君久负盛名,一时间的轻敌,让他遭遇到了奇耻大辱,会认真对待眼前的对手。“昊天三式!”本源经上的无上意志,若滔天浪潮,席卷而至,让诸天生灵灵魂都在颤栗。开阳星君被压制得半屈身体,双腿半跪,额头冒汗。如此情形下,他身外化身,一个个半跪的开阳星君不断逼近吉寒冰,前面的化成齑粉,后面的不断朝前冲,前赴后继。姜是老的辣,开阳星君与吉寒冰拼修为深厚,他存在了无尽岁月,阳阳境的星君不是浪得虚名。吉寒冰感觉不妙,他的无上意志已经达到状态,依然无法彻底压制对方。“本源又如何,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永远消失。”开阳星君突破了吉寒的冰无上意志,他付出了极大代价,但他成功逼到了吉寒冰跟前。那一刻,开阳星君面目狰狞,倾尽全力,他要让吉寒冰永远消失...划!鲜血染红了星空,吉寒冰好好的立在星空,安然无恙。而一代星君,身躯却被大卸八块,伴着的一点意识,在星空凌乱。诸天大教,甚至诸天万界,在那一刻凝滞了一切。“她是谁?”开阳星君至死不明白,他遇到了谁。自步入阳阳境以来,他从未有过败绩,这一次惨败,就让他万劫不复。吉寒冰伫立星空,他在恍然之间,见到了,一道熟悉的倩影。那回眸一笑,绝世容颜所绽放的惊艳,足以。也正是这秋水眸子,只一抹冷意,就划破了一代星君的躯体,大卸八块,了无生机。小欣冰妍凝的出现,让吉寒冰的心,掀起滔天巨浪。为他挡住岁月之枪的女子,或许是冰妍凝强的身份,可曾经的冰妍凝到底是谁?他几次想触碰一下冰妍凝,可是每次,当他伸出手,冰妍凝却更远了,若不是那倾城一笑,或许吉寒冰真以为是自己的幻觉。冰妍凝的身影在黯淡,落在吉寒冰手里的,是金光闪闪的灵魂碎片,融合在一起,已经有巴掌那么大。这些灵魂碎片是飘雪、杨盈、兰绮儿、赵月...融合在一起,她们再也不会回来了。天教的长老们,以及幻、玄、劫的掌教,已经悄然的围住了吉寒冰,他们不发一言,超乎寻常的冷静。诸天大教此时放下成见,浑若一体,是可怕的对手。“你们走吧,以我的能力根本不可能杀掉开阳星君,但他对我的杀意是真的。”“诸天大教同仇敌忾,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当年若不是天教苦苦相逼,就不会有今天的结果。”吉寒冰苦笑。诸天大教白玉象、劫教的赵月的师姐妹,甚至劫教掌教李似,玄教掌教杨泽,吉寒冰都不愿意生死相向。“主人,我先动手!”白玉象走出人群,能够见到这个大个子,眼中噙着泪水。“如果是你,我不会还手,因为我们是兄弟。”吉寒冰背负双手,心意已决。“我不会为了任何人背叛师门。”白玉象长鼻子甩得笔直,砸在吉寒冰身上,千万钧之力,轰然巨响,鲜血四溅。白玉象的长鼻子血肉模糊,惨不忍睹,几乎都快断了。“好,我走!”见到白玉象再次扬起鼻子,吉寒冰强忍着身体传来的剧痛,转身消失在星空中,他若硬要走,这里没有人拦得住。“你为什么不杀光他们?”广寒月宫外,嫦娥面罩寒霜。“我为什么要杀光他们?”吉寒冰反问道。“昊天,知不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嫦娥冷声道,“我现在是三十六巡天使者之一上天。”“上天,多么可笑的名字!”吉寒冰浑身剧痛,白玉象的鼻子,是其一身修为所在,那一鼻子砸下来,吉寒冰又是硬扛,结局就是两败俱伤。也正因为白玉象的鼻子是其一身修为,这一下,估计白玉象从此就废了。吉寒冰的心情很不好,他与白玉象同生死共患难,彼此之间感情深厚,这种结局,吉寒冰难以接受。“昊天...”嫦娥瞳孔剧烈收缩,吉寒冰已经毫不客气的祭起星辰之柱,朝着她砸过来“不知死活的东西!”星辰之柱爆射灿烂光芒,展现了无穷威力,此时状态,只要稍微擦一下,一颗星辰瞬间陨灭。然而,事实不为人的意志为转移,星辰之柱无穷的威力,砸到嫦娥咫尺之遥,便如泥牛入海,消失得无影无踪。如此三番两次轰砸,嫦娥容颜泛霜,抬起右手,但见修长的指尖,映着星光,闪着宛若玉质光辉。吉寒冰虽然在盛怒之下,有些失去理智攻击嫦娥,但他还知道嫦娥已经是一位诸天境的巡天使,一见其脸色不好看,掉头就走,转眼融身虚空之中。“哪里逃!”嫦娥那双犀利凶煞的眼睛,如影随形,始终盯着吉寒冰,让他如芒在背,毛骨悚然。不消须臾,吉寒冰又见到了那只闪着玉质光辉的手,被其攥在手心,只轻轻一握,吉寒冰便窒息难受,意识模糊。“昊天,你知不知道,这无尽岁月以来,敢对我动手的,都没有活下来...”嫦娥玉面寒霜,杀意浸透整个人。吉寒冰不发一言,他挑战了嫦娥底线,生死全在对方一念之间,任何语言都显得苍白无力。“昊天,你越来越不听话了,我有必要让你再重来一次。”嫦娥做出了选择,手上微微用力...吉寒冰根本无力抵抗,身躯的骨骼格格做响,随时会断裂粉碎。“什么鬼?”嫦娥忽然一声尖叫,手指缝溢出血来。那不是吉寒冰的血,而是她上天嫦娥的血。嫦娥手掌出血,剧痛传来,她毫不犹豫的扔出了手心的吉寒冰。吉寒冰捡回一条命,融身虚空,有多远走多远。小欣冰妍凝拦住了嫦娥的去路,绝世容颜同样不悦。“嫦娥,你逼我出来,意欲何为?”“冰妍凝,我妄自聪明一世,却不想,这一切,原来都是在你的算计中。”“你错了!”冰妍凝长叹一声,幽幽说道,“诸天次序混乱,时空颠倒,新的诸天禁制必须诞生。”“你是说,宇宙会有新主?”“嫦娥,你话多了。”小说屋

汉中好的治癫痫医院
盘锦治癫痫病哪家专科医院好
营口好的治牛皮癣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