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见到的微信的张小龙

2019-03-05 18:55:04 来源: 莱芜信息港

虎嗅注:今天(1月15日)各大科技互联头条可能都被张小龙在公开课上的演讲占据了。张小龙是腾讯高级副总裁,也被称作“之父”,腾讯两大核心产品邮箱和都是经由他手开发而出。这篇文章写的是优米创始人王利芬对张小龙的印象,她认为“也许那些没有机会见张小龙的人会感那么一点点小兴趣”。

本文转自公众号“王利芬(ID:wanglifen2014)”,作者:王利芬,原文标题:《王利芬:我见到的的张小龙》。

张小龙是轻易不出来,一出来必然刷屏。

因为他开发了一个10个亿用户的,因为他让腾讯在移动互联时代悄悄钻进了每一个人的生活。因为他极少露面,见到他的人应该不多。

我是前三年在广州总部办公室里见到张小龙的,聊了一个多小时,与我同行的还有优米团队十多个同事。我们一行坐在一个长方形会议室等他,他一个人轻轻走进来,转到了长条会议桌前我的对面坐下,在他进来的那一刻我看了看我们同事的眼神跟着他转了180度,并且明显感到屋子里的氛围一下子紧张起来。

我问同事们有什么问题可以问他,但好像所有的人都还沉浸在见到他的那个震惊里,我当时想,大家怎么会如此脆弱呢?到后来我跟别人讲我见过张小龙,一些人会向我投来羡慕的眼光时,我才感到这个产品给人的内心深处带来了什么。

那天的张小龙一身理工男的休闲装,坐在那里四肢处于收缩状态,脸上基本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说话没有情绪的渲染,声音不大,速度不快,一字一句好像都是从他脑子里过滤过的,嘴巴比脑子慢,而不像我们这些文科生嘴巴快过脑子,有时候不知道自已在说什么。

我见过许多型的人,他们向你走来时,

我见到的微信的张小龙

周围的空气是膨胀的,你需要留给他更多的空间,而张小龙恰恰相反,他走进来不声不响,完全没有过多的身体动作,也不会多占一点点空间,但你会觉得他身体内有一种内核一样的东西很顽固,难以改变,那时我想到了桃,里面有一个咬不动的核,我当时想,要让这样一个人妥协什么是很困难的。

在见到张小龙之前,我遇到这样的人其实很少,以前采访的人也多是能说会道的人,有感染力有领导力的人,面对这样一个一是一二是二的人一时真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先问我们,在上每天花了多少时间,我们本以为他会很高兴用户在上待的时间很多,当他听到大家回答时间很长时他反倒显出有些着急的样子,说这并不是好事,也不是他想要的,他说用完即走理想,一款工具是用完即走,这点跟他今天出来的讲的观点没有变化。

接着讲了他今天仍然在强调的去中心化,他认为互联的核心理念就是这个,而这一点在这么多年的运营中基本上是牢牢地坚持着。他说他只秉承互联的IP协议精神来做事情,任何在一个平台上可以把流量翻云覆雨化的运作与互联的精神都是背道而驰的,他做的不是垂直性的极权性的进行流量的分发,而是联邦制的一律平等。

所以,这么多年没有给订阅号排名,没有给哪个大V多些推荐,开机画面一直是一个孤独的张小龙在与地球对话,一些广告投放也是克制地有选择地在做,更没有五花八门的功能添加,产品的迭代极其谨慎,这一切完全如张小龙本人的性格以及他的产品主张。

在一个大公司负责一个部门,还能让这个产品一如既往保持他坚持的特性,这点让人佩服。我常常想,这样一款节制谨慎的产品如果不是张小龙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在见到他之前,的同事带我们参观了张小龙新的办公室,也就是在他那个小小的办公室里,微微彰显了一些理工男张小龙的格调和一丝不苟的追求,那是一间有些陌生的、有些独特感的古朴典雅,房间摆放的细节几近完美,书架上多的竟是哲学书,颜色的主基调是那种发黄发旧与世隔绝的黄褐色,这间屋子的氛围都是在显示把闹市的繁杂拒斥门外的决绝,我身在其中仿佛置身在哥伦布发现新大陆的船只里。

陪着我们的的同事们都叫他小龙,这个称呼散发着一种很强的以跟他这么熟悉和亲近为骄傲的情绪。

那天我加了张小龙的,后来还跟他请教了优米可否直接做订阅号而不是独立的APP,他说上基本可以满足我们的需求,我担心未来自己会不会来做这样的事,他说你尽管做,真要做的话,说明你做得很大了。当时没听他的话,还是回来独立做了优米的APP,从开发到产品到设计到运营一通折腾,几年后回想起来,真应该听他的。

我很感激朋友给我安排的这次张小龙的见面,认识他拓宽了我对理工科人才的认知。从高中起我们就被分了文理科,后来一直生活和工作在文科的圈子里,对那些不苟言笑、好恶深藏不露、说一不二、说话没有水份、少有激情的理工科的人我一直敬而远之,后来搞互联创业,要用到各种工程师技术人才,才发现文科的局限性竟如此之大,那种逻辑的系统的不夸张的东西是多么的让人肃然起敬。

今天看到张小龙刷屏,我想把这些写出来,也许那些没有机会见张小龙的人会感那么一点点小兴趣。

本文标签: